于是,瞅准时机,古青青便将小手再次摁了下去,脑中顿时多了一道新的信息:“恭喜您获得良田十亩,轰隆隆……”
古青青只觉身下突然出现一股吸力,再睁眼时,目力所及漆黑一片,愣了半响,这才发现不过是梦一场,她依旧待在刚才的蚊帐内。
窗外,浅浅的月光已经快看不到影了,再侧头,云氏与哥哥早已熟睡,显然已是夜半。
古青青翻了翻身,背对着云氏,将手腕上的木镯呈到眼前,目光落于其上,顿时又亮堂起来,好似眼睛有特异功能似的直接看透另一个空间内的景象。
一马平川的黄土地,中央一汪小水池,池中一眼“咕嘟咕嘟”往外冒水的泉,泉旁漂浮着两个绿色的半球,像切开的西瓜,截面上隐约可见一些黯淡无光的线条,竟然变成了两个阵眼。
水池旁两间竹屋,先前所见的灵龟趴在门旁沉睡,见她行至跟前,随即睁眼立起:“主人好。”
古青青看着双腿直立如人一般的绿鬼,惊讶无可避免,但很快变恢复如初,挥手笑着打招呼:“你好。”
“我记得你自称灵龟,可曾见过一只傲娇的青鸟?”古青青看看远处的白雾,头顶的蓝天,好似这次没见到那只秃尾巴鸟。
“它已经带着东西离开了。”灵龟爪子一拍,打开房门,做出请的姿势。
古青青移步入内,两间屋子里空无一物,墙壁却光滑如镜子,唯一与镜子不同的是中间有一个灰色图案,其状一如所见的阵眼,不用想也能猜个大概。
只是,那图案的位置有点高,她那果冻般的身体根本够不着。
“主人,这个要肉身才能开启,您还是先修炼吧。”灵龟走进屋内,爪子一缩,从龟壳里摸出一个四脚圆桌,往地面上一放,那桌子竟然肉眼可见的长大数倍。
然后,它有从龟壳里摸出一透明杯子往桌上一放,小爪子快速的勾了两下,便听到“哗哗”水声凭空将水杯注满,略带讨好的望向古青青:“主人,这是灵泉水,虽然现在喝不了,可以在熟悉功法后再用。”
古青青看着这神奇的一幕,真觉自己又是在做梦,正欣喜间,忽然感应到云氏在唤她,便心思一收,眼前所有的景象顿时消失在木镯内。
“清清,起更了,别尿床。”云氏柔声唤着,轻轻抱起她朝外行去,青青眯瞪眯瞪睡眼,很配合的解决了生理问题,又迷迷糊糊的躺好,继续睡觉。
不过,此睡觉非彼睡觉,她偷偷望两眼木镯,根本兴奋的睡不着,再回想一遍脑中的信息,便没有着急的再跑进空间内,而是默默的练起了九转归元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