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庄氏一口大喘气,随即睁开眼睛,慌忙推开两个儿媳,爬起来就往丈夫身边去,一边唤着老古,一边猛掐人中,生怕丈夫咬牙久了把自己给闷死。
被哭喊声引出来的村民很多,有几个热心的还回家提了桶稍凉的水来,舀着浇到古祥云的身上,希望能尽快给他去热,让他早些清醒。
屋内的昌昌听着外面人声噪杂,好奇的光着屁+股伸了伸脖子,只看了一眼,就被爷爷那扭曲的面容吓的嘴唇直哆嗦,“哇”的哭了起来。
云氏一瞧是儿子,也不好多说什么,抄起昌昌就抱回了屋内,往床上一放,责令道:“闭嘴,不准哭,好好在屋里陪着妹妹,知道不?”
昌昌委屈的点点头,看看一脸傻气的妹妹,立刻抹干眼泪,扁着小嘴念叨:“妹妹不怕,哥哥陪你玩。”
古青青一番白眼,丢给好哥哥一个白痴眼神,没有搭理他,继续聆听着外面的动静。
“快,抬进去,抬进去……”
“快,多两人挑水,挑井水,拔凉的井水……”
“快,那炊帚!”
“还有盐巴。”
“……”
催促的声音一声夹着一声,混乱又让人焦心,急促的脚步声来来回回的跑着,不过一小会儿功夫,外面便响起了连续不断的抽打声:“啪啪啪……”
急且响,显然场面听上去很暴力。
“使劲啊,使劲……”
“抽大腿,可劲的抽……”
“还有胳膊,还有肩膀,还有……”
透过窗棂,古青青与哥哥同时望着院外的情形,外围一圈人将“啪啪”的响声围在中间,想想也知道那个挨抽的人定然是出事的爷爷。
古青青收回目光,心中很不是滋味,下意识的看向了木镯。
“爷爷中暑了,即使你想帮他,却不能暴露仙府的秘密,灵泉水虽能去病,但那也得让人喝了才有大用。再者,那地方有草木,若是沾了灵泉水会快速生长,会让别人起疑,这险是万万冒不得的。”
空间内的灵龟知道她的心思,随即出言解释,并描述了下外面的情况。
此时,古祥云面色发青,眼斜嘴歪鼻子抽吐白沫,正被泡在水缸里,缸中注了大半缸凉井水,胳膊腿却是露在水外面,由多人用炊帚疙瘩沾着盐水抽,凡是肌肉紧绷的地方都抹着盐水,被抽的慢慢变了颜色。
古青青暗暗点头,看了看身边的昌昌,小声道:“哥哥,我去方便一下,你在屋里等我。”
说完,她翻身下了床,趿拉着鞋子跑了出去,一拐进了厨房,朝木镯问道:“灵龟,我将灵水倒进瓦罐里再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