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三寸左右的黑色长形河蚌被古青青抠了出来,在浅水中一摆,个头竟比她的手掌大了一倍,显然里面的蚌肉也不会太小。
“清清!”古勤勤听到水声,回头大喝一声,脸色一拉,阴沉的像要打雷似的:“谁让你下来的,立刻给我到岸上去。”
古青青可不怕她的凶样,小手朝她一扬,欢呼道:“姑姑,这里有肉,好大一块。”
“什么?!”古勤勤一愣,疑惑的走过来,看着她手里黑黑的块头,嫌恶的撇撇嘴:“一只臊嘎拉,又不好吃。”
对于河里能吃的好东西,她觉得除了鱼虾外,其他的都不好吃,像这种黑不溜秋的硬壳,煮出来腥臊的味道,虽然是肉,却还不如吃野菜顺口呢。
“不好吃?这个是能吃的了?”古青青小脸微微纠结,这东西也是高蛋白食物,常吃能降血压,缓冲贫血,微量元素比较多,可是很适合小孩子生长的营养品,还是老年人增寿长命的无毒仙药。
当然,这说法有点过于夸张,但河蚌肉常食能令人耳聪目明,不过,对海鲜类过敏的人却是吃不得,严重者甚至碰上一碰都要遭受无妄之灾。
古青青翻来覆去的把玩着大只的臊嘎拉,耳边再次响起姑姑的声音:“能吃,但不好吃,煮熟了你都咬不动它的舌头。”“怎么会呢?姑姑可以把它切成一片一片的,跟菜叶一般薄薄的,我不就咬动了吗?”古青青眨眨眼,再次使用萌萌功,希望一举攻下姑姑的防御,让她同意挖些河蚌回去做菜。若是可行,她觉得这东西拿到繁华的城市里去卖,也能赚不少吧。
唉……缺钱的时候,无论是什么都会往钱上面搭勾,古青青忽然为这具小身体感到悲哀,美好的童年竟想着赚钱的事了。
“嗯……”古勤勤缓缓点了点头,觉得侄女的办法确实不错,以前煮出来都是大块的肉,无滋无味的很难吃,若是真切成一片一片的,说不定味道会好吃很多。
“姑姑,走吧,捡肉去。”古青青见她不作答,直接当作默认,一转身就换了地方,不过片刻功夫,又挖出一个比手掌大一倍的、圆圆的、白皮的多汁类河蚌。
“等等,你别跑远了,姑姑去把篮子提过来。”古勤勤连忙唤一声,“噗呲噗呲”的踩着浅水跑开,很快又跑了回来。
十四岁的年龄,尚未退去贪玩的天性,虽然此时是秋季,多少还是有些闷热,就连河水都是暖暖的,加之水很浅,她也就不是太担心小侄女会伤到。
时间随着太阳慢慢滑落,忙着寻找河蚌的一大一小看着很快满起来的篮子,乐的红唇都遮不住了牙齿,甭提有多开心,而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