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进了院子,快步走向厨房的方向,只是,未等两人踏入厨房门口,便听到身后传来庄氏的声音:“回来了?怎么有股子腥味?”
庄氏说着,老眼微眯,疑惑的打量着二人的背影,很快走到跟前,瞥了眼沉甸甸的篮子和两人抱着的东西,顿时也就明了了。
“下河了?摸了多少?真是正事不干一点,就知道打油耍滑,这么大小的人了,都到出嫁为人妇的年纪了,整日里还一片玩心。”
庄氏念叨着,伸手将古青青怀里的四大个接了过去,继续啰嗦道,“这东西又不好吃,挖这么多回来干啥?老母鸡都嫌硌牙。”
“奶奶,这东西又没毒,蒸熟了晒干,冬天没菜的时候用水泡泡还能充饥呢。”古青青甜甜的唤了一声,就差咬着小手指继续装萌了。
“是呢,娘,以前咱们吃的是整个,才会觉得不好吃,如果切成片炒了,定然比大块的吃起来味道香。”古勤勤连忙附和,生怕母亲又让砸碎了扔给老母鸡。
“娘,晚饭我来做,这东西准会比以前好吃。”古勤勤一脸信誓旦旦的解释道,眼角的余光瞄了瞄小侄女,见母亲不接话,连忙半撒娇的补充道,“娘~,放心吧,就一次,若是真不好吃,我、我再也不去挖了。”
那一声拐了七、八道弯的语调,听的古青青浑身起了鸡皮疙瘩,本来觉得自己年纪小卖个萌也算人之常情,哪里料到长成大姑娘的姑姑竟然在学自己的样。虽然学的很像,可听起来却让人觉得好嗔嗲。
不过,看在姑姑没有将庄氏的责怪推到她的身上,古青青还是蛮欣喜的,毕竟,姑姑能在奶奶面前护着自己,还主动要求做饭,安抚奶奶消气,可比一句“小孩子要玩”来个一推二五、六,啥错都没有让人感到暖心。
“姑姑,我帮你去洗,咱们给奶奶一个惊喜。”古青青仰脸给姑姑一个自信的笑容,继而转头望向庄氏,伸手去拿她手里的河蚌,“奶奶,是我想吃肉了才让姑姑下水摸的,你别怪她好不好?”
话虽这么说,可她心里却是一阵反胃,对这萌功甚觉弱智,但是,上了年纪的人,尤其是女性,基本皆对小孩子毫无免疫力,完全是一招秒掉的节奏。
“好,清清想吃奶奶就给你做。”庄氏僵硬的脸瞬间笑颜逐开,单手抚着她的发丝,推着她的后颈往厨房进。
古青青微微回头,朝姑姑吐了吐舌头,做出一个惹人发笑的鬼脸,逗的古勤勤憋住的那口立时喷出,“噗”的笑出声来。
“娘,你回屋歇着吧,我来做就好了,而且,我刚想到一种新的吃法,保准你不会说难吃。”古勤勤紧跟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