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勤勤静静的凝视着自己的小侄女,瞧着她那说话的模样,忽然觉得对面坐着的人好似比她大了许多,一颦一笑间都荡漾着股名门闺秀的气质,可那语气又是高高在上的贵人,但声音却稚嫩的如山涧溪水、林中百灵。
古青青忽见她眼神深究,下意识的就眨了眨眼,敛尽眼中异样的神光,一瞬间恢复到了蠢萌的包子样,小心翼翼的抹了把脸,软软的询问道:“姑姑,我的脸上是不是开出花来了?”
“噗~”
古勤勤立时笑喷了,没有答话,继续闷头吃了起来,可心里却是风浪交织,纠缠如乱麻。对于能找活计给家里赚钱的想法,她很祈盼,只是,让她当个厨子,她自知做出来的东西根本上不了台面,这才是最让她懊恼的。
古青青见她闷头不说话,想必是在心里盘算,不过,姑姑眼中刚刚闪过的不自信还是让她收进眼底,顿了顿才又劝道:“姑姑,下次大集的时候咱们带上些卖着试试,若是有人买,你还带我去河里挖,好不好?”
“我也要去。”一旁的昌昌吃完了自己的那份,终于嘴巴得了空,扬了扬空出来的碗,立刻开始插话,“天还没黑,咱们现在就去吧,弄回来养在水缸里,攒到大集会有很多,换了铜子让奶奶买糖人吃。”
昌昌本就喜欢玩水,听到能去河边,自然是极力支持,而且,听妹妹的意思,这碗里好吃的肉还能换成钱,他几乎是举双手双脚赞成。
说完,他又看了看碗内残留的饭渣,随即伸着小舌头,一下一下的舔了起来,像个贪吃的小狗,瓷碗上舔过的地方干净的几乎都不用洗了。
“你们仨在这里商议着去哪?”声音忽然在门口响起,三人才发现云氏与张氏已经返回。
“去河边抓骚嘎拉,姑姑做的可好吃了。”昌昌将小脸从碗内露出,意犹未尽的舔了一圈嘴唇。
“哦。你们先靠一靠,让你大娘把马豆搬隔房里去。”云氏淡淡的点头,没有太关注他们几个,将房门大开,转身折回。
张氏推着拥车已到了门前,冷冷的瞅了屋内的三人一眼,这才弯腰,在云氏的协助下“嘿”的一声便将一袋马豆扛到肩头,迈着沉重的步子,“蹭蹭”的进了内间,将粮食放到隔房的小火炕上。
生在农村的张氏从小就是个做惯了农活的,力气自然是云氏那种弱不禁风的柳腰小+姐无法可比的,所以,张氏更嫉妒云氏,不仅仅是因为女红好,更因为她干的重活比这个抢了她丈夫的女人干的多。
张氏将粮食放下,并未急着出去,一屁股坐到炕沿上,喘了几口粗气,直到云氏弯腰吃力的背着小半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