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哪?”庄氏脚步一停,看着女儿。
“去、去玩,带他们去玩。”古勤勤的表情一僵,回答的不顺畅,让庄氏一看就是撒谎了,有事瞒着他们。
“去哪儿玩?天快黑了,别带他们去河边了,玩一会儿早点回来。”庄氏眉头一挑,觉得他们都吃饱了,去玩也就不拦着了。
“奶奶放心吧。”古青青抛出一个甜甜的微笑。
“知道了。”昌昌事不关己的回答了句,拽着姑姑就要继续走,不屑的心中冷哼,你说不去就不去?去了也不告诉你。
“嗯。”古勤勤三人应了声,一转身的功夫,却遇上了惹人厌的小嫂子夏石榴。
“庄伯母,古大哥,勤妹子,刚到家啊?”夏石榴挎着小篮子,上面盖了块蓝布头,浅笑嫣然的看着几人,让人看着就觉得亲近,可熟悉她的人都知道,亲近的目的就是为了跟着你进门大吃大喝。
古青青敛神微微撇嘴,这个夏婶真是长了狗鼻子,家里有点香味就能把她吸引来,往后家里做了好吃的也得赶紧分吃了才行。
庄氏淡淡点点头,眼神也难看起来,但脸上却不是很明显,只是不爱搭理她罢了。
“庄伯母忙一天累了吧?我来跟您开门。”夏石榴柔声细语的说着,挺着肚子便快步到了栅栏门跟前,伸出去的手还没摸到木头,栅栏门却被跑上前的古家和给拉开,生怕她一个不小心摔着了,那可就不是好说的了。
“谢谢古大哥了。”夏石榴说的很客气,但臃肿的腿脚却很麻利的跨进了院子,“庄伯母,我娘听闻庄大伯中热,特将攒了一个月的鸡蛋拿来给大伯养养,现在可是好些了吧?”
“嗯,好的差不多了。”庄氏依旧淡淡点头,瞥了眼盖蓝布的篮子,瞧着陷下去好大一截,估计那攒了一个月的鸡蛋也只是名头,其实里面能有一把(十个)就不错了。
夏石榴走在前头,轻车熟路的直奔厨房,一推门就猛的吸鼻子,恨不得将所有的香味都吸进自己的肚子里,在看到张氏与云氏坐在灶旁端着碗吃东西的时候,她不得不收敛起那不雅的形象,将篮子靠墙根一放,笑着同两人打招呼:“张嫂子,云姐姐,在吃饭呢。”
张氏一听来人的声音,随即猛吃了起来,碗中本需要十口才吃完的汤菜硬被她三口灌进了肚里,“嗯”了一声就转出了门。
“夏妹子,坐吧。”云氏慢慢咽下口中食物,指了指张氏坐过的板凳让礼,然后转动着自己的碗给她看里面的汤,笑说道,“她姑姑今日煮了些骚嘎拉肉汤,要不要少来点尝尝?”
在听到“骚嘎拉”这名字,夏石榴脸上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