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黑进屋,云氏将古青青抱到床上,本想问上几句,却在一犹豫之后仍旧未开口,只是抓着她的手腕,漫不经心的摸了摸从灵岩寺求回来的木镯。对于女儿身上的秘密,她不是不好奇,可想想方丈的叮嘱,仿佛一切又变的很正常了。
“来,脱了衣服去睡吧。”云氏柔声说着,纤手已经给她脱起了衣服,然后铺床放蚊帐,做完这些却没有急着睡,反到拿起白天未纳完的鞋底,挪到窗口借着水亮的月光又忙了起来。
“娘,你也睡吧,光线太暗了,做那些伤眼睛。”古青青翻了翻身,终是忍不住的唤了声,几次睁眼再合上,脑海中便浮现出老妈坐在煤油灯下拿着钩针织手工品的情景。
昏暗的油灯摇曳生姿,映的老妈早驼的背影印在老式的木窗棂上,像奶奶哄她玩时做出来的手影,等着入夜未归的父母……
檀香引/窗花透/窗棂……暗夜临/剪纸忆/剪影/……我参透/斑白了/发鬓……故事嶙峋/心不平/曰命……逐梦令/浮生半醒……
那首《逐梦令》在古青青的脑中悄然回响,勾起无数曾经。
云氏手上的动作僵了僵,回头见她闭着眼睛,只是淡淡的“嗯”了声,又继续忙起,直到月落夜深,摸着黑暗将一双新的系带童鞋做好,这才合着满身疲惫入眠。
夜深人静之时,睡着的古青青颤了颤睫毛,幽幽醒转,见身旁的娘睡去,她才蹑手蹑脚的爬起来,套了件里衣,披上薄衫便摸黑下了床,小心翼翼的摸到了院里。
四顾无人,古青青顺着墙根摸到墙角下,盘腿一坐,心念一动间,随即取了一碗灵泉水出来,感受着水的清凉,她有些迫不及待的灌了下去。
对她来说,九转归元诀已经熟记于心,想要肉身进入空间,还是早日清除了体内杂质比较好,这样不仅能在危急时刻保命,还方便自己干点私事;再者,自己的肉身进不来,还影响了其他活物的进入,连只河蚌都收不进来,更别想自己的蚌珠计划了。
清凉的泉水一入腹,顿时升起一股热流,几乎一瞬间就冲破了古青青没有经过修炼的经脉。
痛,好痛,像是置身在火炉中翻烤,又好似数以万计的冰针从体内长出。
撕裂一般的剧痛袭击着古青青的身体,她明明很疼,却又好似陷入了异常噩梦。
“主人,赶紧运功疏导,用不了多少时间就能进了来。”灵龟的声音传进她的脑海。
古青青咬牙忍痛无声的应着,暗道这除杂粹体竟然跟卡在窗棂里似的,想要进个空间,还得费老劲的往里挤,难不成得把自个挤成一根肉面条才能进去?

Copyright © 2022 3k小说网网站标签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