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头缓缓爬出地面,再慢慢升上高空,清晨外出下田的村民早已归来,云氏也将早饭做好,拿了板凳坐在房门口纳着新的鞋底,直到临近响午,公婆一行人才扛着农具到家。
“清清,昌昌,快过来接着,爷爷今天给你刨了好多豆虎。”古祥云还未进门,瞧见在院里玩耍的昌昌便唤了起来。
“爷爷回来了……”古青青甜笑着迎出门,接过小篮子里的数十条豆虫,微微吸了吸鼻子,顺着鱼腥味看向奶奶和姑姑的篮子,以及父亲挑着正滴水的半麻袋东西,不用问也知道里面装的定然是河蚌了。
若不然,他们怎么会回来比往日晚呢……
“哇,这么多,爹真是太厉害了!”昌昌跑到跟前,绕着几人转了一圈,将几人的收获看在眼里,最后停的父亲的身边,看着大半麻袋,好似看到一头香喷喷的大肥猪,小嘴忍不住的流起了口水。
“臭小子,就知道吃,走,开饭了。”古家和拍了一下儿子的脑袋,见他躲开,便侧身进了院。
“又打我脑袋,会便傻的。”昌昌跳到一旁,撅着水润润的小嘴抗议。
古青青抿唇轻笑,提着篮子进了屋,她可是想尽快把豆虫收进空间,方便以后多繁殖些,以免再遇上什么灾荒洪涝的,也好有个饱肚之物。
大人们在屋里吃着早餐加午餐,而已经吃饱的青青和昌昌则在院内玩着水,顺道清洗长辈带回来的河蚌,殊不知,家中祥和欢乐的一幕将躲在篱笆外阴暗处的刘氏气的咬牙切齿,眼瞅着另一个方向走来的小妮子,却只能无可奈何的转身离去。
aaa
烈日斜挂,闷热的空气纹丝不动,睡醒一觉都如从热锅里捞出来一般,浑身都湿答答一片。
古青青一骨碌翻身坐起,抖着粘乎乎的衣服,看着空荡荡的屋子,从窗口瞧着半沉的日头,这才想起家里的人都去河里摸嘎拉了。
会心一笑,她便闪进空间中,看着新挖出来的大水坑,清澈见底的池面,以及数道河蚌行走的痕迹,古青青满心欢喜的点点头,转身进了竹屋,去书房学习新东西,直到家人归来。
晚霞落地,月升夜到,天亮不过闭眼睁眼的功夫。
古青青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见母亲摸黑穿衣,便跟着起了,毕竟,昨晚可是说好的今日去镇上,她岂能错过。
于是,天刚蒙蒙亮的时刻,古青青便被放到了推车上,随爹娘,还有姑姑一同启程顶着晨雾赶路了。待他们赶到镇子上的时候,好多店铺都还没有开门,但那些卖早食的小铺子却是早早的营业了。
“娘,镇上有多少酒楼呀?”古青青跳下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