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先在这边稍等,我去去便来。”云氏朝古勤勤和煦一笑,满眼都是对她的鼓励,毕竟,待会要下厨房做菜品的人是她小姑子,想要谈个好价钱,终得拿的出好菜品。
“姑姑,你是不是很紧张,别怕,有我陪着你呢。瞧,我都不紧张,你紧张什么呢。”古青青搭上小手,将姑姑的手从云氏的手中接过,没心没肺的笑着。反正她是不怎么紧张的,不就是几道家常菜吗,大不了自己也搭手做就是了。
不过,对于常年窝在小山村的古勤勤来说,突然让她从小厨房换到一处“想象中”的陌生厨房,想不紧张都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紧绷的神经。
云氏微微点头,转身行到福满楼的门前,招呼住一个走出来清扫门口的年轻伙计:“这位小哥,能否麻烦你帮我引荐下贵酒楼的掌柜,小妇人这里有样美味,想问一下贵酒楼是否愿意收别出心裁的菜式。”
她的笑容很暖,却并不低声下气,这让店伙计不禁多看了她两眼。
虽然穿着粗布衣裳,遮颜捂发,挡住了她本该有的美貌,但她骨子里的气质稍一外漏,便如同贵人到临,骨子里的高贵不言而喻。
对于送往迎来的店伙计来说,见惯了多少镇上的富豪和员外的家眷,自然熟悉的很,只是,他有些摸不清楚如此气质的妇人又为何要这般遮遮掩掩?
“这位嫂夫人,不知您所说的新菜式为何物?我也好去告知我们掌柜的。”店伙计没有开口赶人,并客气的解释。
“青龙戏珠。”云氏微微沉吟,知晓若自己说出实物,估计可能会被这伙计直接以“过于普通”而拦在门外,随即便想了文雅好听的名字报了出来。毕竟,菜汤里的韭菜绿绿的,那嘎拉虽被切了片,却是可产珍珠之物,如此解释也说的过去。
“青龙戏珠?!”店伙计一怔,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光从这名字上听,此菜确实没吃过,想来真是什么稀罕物什,还是汇报了掌柜的才好。
云氏微微点头,瞧他眼中的惊讶,自是满意,尤其是此人态度不错,也没有狗仗人势,想来这个福满楼的掌柜也是个好说话的。
“嫂夫人请在大厅稍等,我这就去告知掌柜的。”店伙计咧嘴一笑,冲云氏做个请的手势,转身奔进了厅后。
“那就有劳这位小哥了。”云氏侧身朝不远处的古家和招招手,待几人过来,便牵着女儿与小姑子的手进了进了门,坐在最近的桌旁打量起来。
福满楼的内部装修虽不是富丽堂皇,却让人觉得高雅大气,在这里吃上一顿会增加不少读书人的儒气,莫名的生出一种非一般人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