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古家和停车,古青青使劲一跳,便落到了地上,快步走到最近的那颗假珍珠跟前,惊喜道:“娘,好好看的石头啊!”
“啊,这里还有一个。”未等云氏上前,古青青活泼的一个蹦跳,便蹦到了另一个的跟前,捡起来捏着朝云氏炫耀。
阳光的照射下,贝壳本身的光泽被反射出一层彩氲,映的云氏几人眼前大量。
“这里也有一个。”古勤勤往前走了两步,忽而发现脚下也有一粒,连忙四下环顾,顿时发现了其他五颗,同样惊喜的捡了起来。
云氏自然看到了“石头”的不同之处,连忙拿过一颗端详起来,此珠光滑圆润、色泽璀璨、晶莹夺目,怎么看都绝非一般石头可比,像极了曾经见过的海外珍品——璃珠。
“清清,把那个也给娘瞧瞧。”云氏说着,便了过来两相对比。
“云姐,给。”古勤勤将捡回来的六粒送到云氏面前,很希望这位小姐出身的嫂嫂能鉴定出一个非常好的结果。
云氏将八颗放到一起,在手心里来回滚动着,八颗五光十色的珠子完全是一模一样,她觉得当是璃珠无疑。可是,如此偏僻的地方,既不靠近繁华的城市,又不接近海外,璃珠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娘,拿回家给奶奶做几套耳坠耳钉,奶奶定然会高兴的。”古青青半撒娇的拽着云氏的衣袖,仰头建议道。
“嗯,先拿回家给爹娘看看吧。”云氏微微点头,拨出六颗放进古勤勤的手中,另外两颗则自己收了起来,继续赶路。
骄阳似火,时光起舞,四人赶到家中,却是已过了午时饭点,只得另做。
古勤勤瞅了眼水盆里小上许多的嘎拉,摸了十只出来,准备再做一次今日做过的那三个菜。
“姑姑,你全都煮了吧,吃不了的切成片晒干了留冬天吃,记得把壳给我留着,我先去找爷爷了。”古青青见她煮的少,连忙掺言提醒,然后便去外面拿了一个蚌壳去了主屋。
“爷爷,奶奶。”古青青唤了一声,便将蚌壳举到古祥云的跟前,“爷爷,你能把这壳切成一根一根的吗?然后再打磨一下,给奶奶做一根亮晶晶的发簪,定然可以让奶奶年轻十岁。”
“乖孙女说话就是好听,来,到奶奶这里。”庄氏见她离爷爷近,连忙笑着往自己身边招呼,扫了眼那嘎拉皮,内面瞧着倒是鲜亮,但外皮却是又黑又丑,真做成发簪,那得多难看?
“清清啊,这嘎拉皮带着股子鱼腥味,又硬又丑,哪里能做成发簪呢,你就别难为爷爷那把老骨头了。”
青青走到近前,庄氏笑说着,温柔的摸着她的头发,忽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