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说话声,古青青连忙挣开庄氏的怀抱,不解的看了眼,抬起小手帮庄氏擦掉沁出来的泪水,怯怯的问:“奶奶,您怎么了?”
“没怎么,奶奶高兴。”庄氏用手背摸了两下,“昌昌醒了就去洗把脸,奶奶一会儿带你们去河里摸嘎拉。”
“好耶好耶!”昌昌欢叫着一骨碌就爬了起来,趿拉鞋子就往外跑,兴奋的不得了。
“奶奶,我不想去了,上午有些累,想在家里休息休息。”古青青正愁寻不到无人的空档,一听奶奶要去下河,自然知道机会来了,哪里还会答应去摸嘎拉。
“也行,那你就好好睡一觉,待会你爷爷回来问起来,你便让他去河里寻我们。”庄氏看了眼,没有反对,孙女确实是到了家都没休息,不去就不去了。
正此时,外头的栅栏门有了微微响动,庄氏连忙出去,见是古祥云提了把小型锯子回来,说了几句,便挎着篮子,捎了跟麻袋,领着孙儿出门了。
古青青听着人走远,便悄悄的闩了房门,盯了会木镯内的情况,随即进了空间中。
一进其中,古青青便觉神清气爽,不仅比外界凉快,看着入眼的绿色,以及小片的花海,简直舒心极了。
“小灵子,出来帮我做点东西。”古青青扫视一圈之后,目光落到灵泉中,笑吟吟的盯着在泉水中修炼的绿灵龟。
灵龟很不情愿的浮出水面,缓缓睁开眼睛朝她望来,慢吞吞的道:“主人,府灵有府灵的事要做,那等杂七杂八的凡事就莫要提了,若主人专心在灵泉水中修炼一日,想要操控器房里的炼炉也是勉强能做到的,只要勤学苦练,到时想要什么,那也是轻而易举了。”
灵归说完,便重新沉入水底,留下有些怔愣的古青青呆在原地出神。
古青青怎么也没料到会被一只非人类给拒绝,回神的那一瞬间立刻再次召唤灵龟,可是,任凭她千呼万唤,脑海中回应她的却只一句飘渺的“欲求人先求己……”
古青青无奈的翻翻白眼,最终决定还是先去器房瞅瞅那什么炼炉,再决定是否要专心修炼的事,毕竟,她的爱好是那些长短不一的线条,是形状多变的图案,是那些有挑战性的数字,而不是静心打坐修劳什子功法。
踏入器房,古青青看着宽敞的屋子,以及奇怪的圆形屋顶,她明明记得竹屋外面没有烟囱,此时才发现这屋子中不仅有炼炉,竟还有奇怪的通风口——跟天窗一样的烟囱。
她抬起小手,无意的摸上炼炉的边沿,正要踮起脚往里瞅,脑海中忽然多出了一些信息和画面,正是炼炉的使用方法。
此炉名为地心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