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因无他,给人做工一个月不过堪堪一吊钱,若是留在家里摸嘎拉,全家六人加一个孩子,一天摸到的嘎拉也能卖一吊钱。当然,嘎拉并是天天卖,但一个月只需要去河里摸七次便能卖出一吊钱来,还不耽误农活,这账一算自然是卖嘎拉赚钱多。
可是,嘎拉并不是一年都有,到了冬天封河后根本没法摸,这么一算,还是给人做工能有口长久的饭吃。
傍晚悄然而至,晚风轻抚,将近吃饭时间,爷俩终于从柴房里满面笑容的钻了出来,同时,手中还拿着今日的成果——
一把蚌壳梳子,六支磨好的发簪,其中两只尾端还打了小孔。
“他奶奶,你试试如何。”古祥云将梳子递给妻子庄氏,昏暗的夜色下,他那微红的老脸上隐约可见一丝与往常不同的喜悦。
庄氏浅笑着接过,微微眯起的眼眸始终没有离开过丈夫的脸,哪怕是古祥云故作不知的转头,庄氏的目光也会自动跟着转弯,神色中洋溢着满满的幸福。
她接过梳子,只是用粗糙的手指摩挲着,感受着梳子上的光滑度,淡淡的凉意犹如春风拂面,一眼未细瞧却让庄氏心中全满意,盯着丈夫的同时,缓缓抬臂散开发髻,拢了一把头发。
“很好呢~”庄氏只觉手中梳子顺滑,未曾挂住一根发丝,可见丈夫用心打磨出的光滑度。
“真的?”古祥云听她声音柔而细,连音调都听起来怪怪的,连忙转头看她,正撞上庄氏似笑非笑的神情,他忽而口吃了起来,“你、你、看、看啥?”
说完,他连忙摸了一把自己的脸,只觉得整张脸都带着一股非同寻常的热度,尴尬的扭头朝外望去,道:“饭桌都摆好了,快去吃饭吧。”
“噗。”庄氏忍不住的笑出声,一把拽住要走的丈夫,立时正经的道:“我头发散了,你帮我插+上那簪子试试。”
“不是有手吗?自个绾不就行了。”古祥云嘴上是这么嘟囔着,可他的手已经抓向了发簪,先往自己发中一别,从妻子的手中接过梳子,认真的为她梳起发丝,并将那些泛白的发丝隐进里面,熟练的为她将发髻绾好。
这边的庄氏换好发簪,外屋的三人也早一换好,尤其是古勤勤的那一支,还在簪尾上拴了一根彩线,吊上一朵不像花的彩线花。
莹白的蚌壳簪子在薄薄的月光显得更白,又因凹凸不平的表面,反倒映出一种淡淡水雾的柔和感觉,与纯银的簪子相比失去了一种锋利感,与原来的木筷子相较,多的不仅仅是一点半点的美,好似忽然年轻了许多年,还过上了富足的日子。
于是,没有肉的晚餐也变的多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