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未亮,古祥云父子便推着车子去了大集,同去的还有庄氏,反倒是懂数算的云氏没有去。毕竟,种完秋已经没多少要采买的东西了,二来还要去马大哈那里还债,众人一商议,觉得云氏去了反而不好。
于是,家里便剩下妇孺五人。
虽然张氏与云氏不对付,但有古勤勤这个监督者在,那自然是吵闹不起来的,而且,庄氏临行前也有叮嘱,为了赚钱买过冬粮,二人也只有忙碌的份。
古勤勤翻了翻新切出来的肉片,扬胳膊伸腿扭腰的舒展着劳累的身体,慢悠悠的转到了墙根下,那里有最近刚播种的蔬菜。
“小侄女,快来,你有没有发现咱家的菜长的有点快,瞧瞧这青萝卜才种上几天,竟然长的跟手指一般大了。”古勤勤数着手指算日子,再认真的瞅瞅绿油油的白菜萝卜,就连长的最慢的红根菜几乎也可以拔出来拌着吃了。
“许是加的肥料多了吧,而且,哥哥也经常过来撒尿呢,所以才会长的快吧。”古青青故作无知的嘀咕两句,随手拔了一根小萝卜,递给古勤勤,以期转移她的思考方向,“姑姑,咱们今天吃新菜吧,你瞧它们长的这么密实,弄稀疏点还可以长的更大。”
“行,你给姑姑提个篮子来,姑姑挖红根菜吃,小孩子多吃点就不会拉不出屎来了。”古勤勤的心思确实被转移,可那说出来的话,让古青青讪笑不已。
便秘就便秘呗,有必要说的这么恶心人吗?
当然,只要姑姑不继续寻思菜长快的原因,她也乐见其成,反正其中原因只有她知道,一切都是因为浇菜的水里被她掺了灵泉水罢了。
古勤勤踩着畦埂,将小白菜拣开苗,又挑了好些红根菜挖出,最后拔了个偏大的青萝卜,将萝卜洗过之后,扒掉辣皮,“喀嚓”要了一口,才递给古青青,“尝尝,可脆了,慢点吃,别辣着了。”
看着嫩如葱白的无皮萝卜,古青青轻轻咬了一小口,辣中带着丝丝甘甜的味道,一如她曾经吃过的潍县萝卜。只是,她更想吃的是那青翠透亮的萝卜皮,喜欢那种让人辣到胃口大开的感觉。
古勤勤将剩下的几个洗完,盛瓷盘里端进屋内放入了饭橱,留待爹娘回来再吃。
随后,古勤勤又拔了菜地里的野草,重新起了三个菜畦,又约莫着距离刨好碗口大的小坑,将白菜苗子挑着大的一棵棵栽进去。
忙完这一切,她才直起腰伸手抹了把汗珠儿,抬眼看看头顶上的日头,琢磨着爹娘差不多要往回赶了,便收了镢头,朝清清叮嘱道:“别浇太多水了,一瓢水浇三个坑就可以了。”
“嗯。”古青青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