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饭之后,各自回屋内休息,张氏自然是跟丈夫古家和询问了不少,而正屋里的古勤勤也有了时间关心下父亲的情况,当庄氏将去马大哈家还债的事说完,母女看着古祥云身上的红印子便忍不住的往外滚泪珠子。
虽然他们早有预料马大哈会收取利息,可在见古祥云揣着碎银上门后,发现他们欠债的时间太短,贪念一起,不仅搜走了古祥云身上所有的银钱,还命下人抽了几棍子,这才将当初的借条扔出来,算是清了所欠债务。
这边屋内,古青青借助木镯,以超乎常人的耳力听着两个屋内的对话,本还在为奶奶威武的赶走了烦人的大苍蝇感到窃喜;而这会又听到马地主欺压农民,强抢银钱与盗匪一般无二的行径,立刻让她气闷的小手紧攥,如果不是因为躺床上假寐,她真可能被气的一蹦三丈高。
“清清,又要解手吗?”一旁在忙着画线裁剪的云氏听到女儿动了动,连忙抬头轻问。
古青青抖了抖长长的眼睫毛,却是没有睁开眼睛,平复下异常愤怒的心情,心神一动闪入空间内,让身体继续睡觉。
一进空间,古青青瞅了眼灵泉的方向,本想唤出灵龟来,一犹豫想想还是算了,便径直进了卧室。这次她没有进书房,而是看起了灵龟留给她的《药林》。
对于医药,她说不上感兴趣,只能说不是太讨厌,所知的也不过是家乡老一辈人留下的小偏方,再就是些膳食养体之法,总体所知还不如她小时所见的农药多。
“农药……有了。”古青青心头一喜,她记得家中种大棚那会儿,园子外的水沟里有很多杂草生长,老爸撒过一种叫“百草灵”的白色药粉,那种药粉初洒看不出来,但浇过水之后,已生的杂草皆会停止生长。
不仅如此,此药可维持三、五年的药效,只要是被撒过的地不仅长不出杂草,就是种粮种菜都会在发芽之后自动枯萎,哪怕是栽上树苗,也瘦弱的长不高。
当初老爸只是想除草,结果弄的一条水沟里连棵瓜苗都栽不了,还懊恼了好一阵子。
古青青慢慢的翻看着《药林》,除了上面的图画隐约能懂,那些蝇头小字弯弯曲曲的根本看不懂,直到翻至最后一页,终于让她认出了最后几个字:心眼齐开,意动神连!
古青青眉头微蹙,暗暗唤了几声“小灵子”,见灵龟不回应自己,也只得另想他法。她看着这几个不太明白的字,到是有些想法,或许这几个字就是灵龟留下的阅读方法,而那些不能看懂的符号,她用心去读读看,或许能够出现意想不到的效果。
这般想着,她便努力的让自己心神合一,全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