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清清咋知道爷爷浪费了好几个嘎拉皮,爷爷可是很会省的,弄坏的那十多个,都让爷爷切成了小碎片,倒是可以像你说的串成链子,也算不上是浪费……”
古祥云尴尬的侧了侧头,为掩饰自己的心虚,抬手摸了摸孙女的头发,顿觉心安了不少。
“嗯,我就是瞧见哥哥玩了很多碎片,才想到定然是做不成大器件了。不过,爷爷明天就不要做梳子了,只做发簪和碎片就好了。还有,把嘎拉皮上厚度最大的那边切下来给我留着,我自有大用。”
古青青微微侧头,抬手拿开摩挲着自己脑袋的大手,很认真的说道,“爷爷,奶奶,梳子虽然常用,但不是常换,而发簪可以多做不同的样式,这个带头上出门长脸面,定然比梳子容易卖,咱们现下急需用钱,就先做这些简单。”
她看着庄氏的神情,顿了顿,接着道:“咱们多做一些,过几天拿大城市去卖,若是好卖,咱们就做上一冬,若是不好卖,我们就只卖蚌珠。”
“蚌珠?那是什么?”庄氏往前凑了凑脸,轻声问。
“就是奶奶见到的那个璃珠,其实是用厚嘎拉皮做出来的蚌珠,这个秘密可不要告诉别人哦。”古青青小手一捂庄氏的耳朵,吐气若兰的在她耳边说着悄悄话。
听到这个秘密,庄氏的脸色顿时一变,没想到自己拿去当铺的璃珠竟然是假货,若是对方找来,那可如何使得?
“清清啊……咱……奶奶跟你说,咱们不能做些假货出来哄骗人啊,这个什么蚌珠,还是不要做了。”庄氏啷当着脸,神色怎么看怎么别扭。
“嗯?奶奶说啥呢?怎么会是假货呢?蚌珠就是蚌珠啊,哪里假了?这可是佛祖传授的。”
古青青一脸不解,自己都明说了是蚌珠了,又没故意说是珍珠,认错了能怪她吗?再说了,当铺那掌柜的不是称什么璃珠吗?怎么到奶奶嘴里就成假货了?
为防奶奶继续争辩,她非常不好意思的搬出佛祖的名头,直接一锤定了案。
【高空某处突然晴空一个旱雷,佛祖打喷嚏,转着眼珠子搜索哪个凡人在念叨自己了……】
“佛祖传授的……那八颗不是捡来的吗?”庄氏立时一惊,抬头往上仰望,都说举头三尺有神明,她好想看看是不是佛祖又显身了。
“是捡的啊,是佛祖让捡的,也是佛祖宅心仁厚抛下来给咱们的。”古青青说的非常认真,心里却在忍不住的吐槽:啥佛祖啊,都是泥坯做的,让人度了层特别的颜色罢了,还宅心仁厚,那就是一堆泥巴而已……
“喀嚓!”
晴空突然一声炸响,惊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