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香炉灰,古青青双眼一合,连忙寻找脑海中与燃香有关的药方,不多时就在心中罗列出了近百种,又依次将过于复杂的剔除,最后选定了三种材料普通常见,又比较实用的方子。
古青青一睁眼,二话不说就下了床,翻出三章纸来悄悄一收,“噌噌”的就跑进厨房摸了两块柴炭,急忙回了奶奶的房间,借着微微摇曳的油灯写了起来。
本来,她是想着为这个家先寻个长久的生财门路,待自己的身体长大些,再换一条财路。这才从日常所需上觉得开个小油坊比较好;至于用蚌壳做饰品这条路,并不适合常年做,顶多是最初的时候能卖上价,而且,那东西别家见了也能学去,做的多了利润自然也就低了。
所以,她忽然觉得这燃香的生意也不错,尤其是在这非常信仰佛教的时代,燃香的销路定然不错,若是做些驱虫安神,或者是可治疗疾病类的燃香,应该也容易卖。
当她写完的时候,收拾完院子的爷爷和奶奶便进了屋,瞧她在那里吹纸,就笑问道:“清清又画出什么好看的东西来了?给奶奶瞧瞧。”
“奶奶,这次不是图,是药方。”古青青抿嘴轻笑,小手挽个花样递了过去。
“啥?!”庄氏刚伸出的手一僵,震惊的有点回不过神来,倒是古祥云回醒的快,连忙接了过来,可看着上面的字,除了数量外,其他的却是认不出几个。
“这药方是给谁吃的药方?”古祥云凝视着自己的孙女,不知道佛祖为何要传授药方,但值得他高兴的是:他这痴傻的小孙女竟然还是个识字的,这得受到了佛祖多大的器重啊!若不是方丈早有叮嘱见到孙女的变化莫要大惊小怪,他觉得自己一定会将孙女当妖孽绑树上给烧了。
“噗~”
一听到吃,古青青顿时就笑喷了,药方根本不是全用来吃的好不好……
“爷爷,您手里拿的这一张是驱虫安神的熏香,我这一张是保身防敌驱野兽的香粉,这一张是佛寺里常用燃香的香方。”古青青说着,分别抖了抖纸张,“这上面的药材可以是要到山上去寻的,不过,也可以从药店里买来药材制作。”
“哦,佛祖是要我们做香?”古祥云不太懂的蹙了蹙眉,心中却是琢磨不清,熏香和香粉只要把握好药材的比例,做起来倒是容易,可这燃香并不是人人都能做的,那个得燃时标准,还得官府批准,方能制作。
所以,市面上买+卖的燃香基本都是从佛寺里出来的,民间能制作的也只是香粉,除了大户人家会用,小民小户的谁会去花那银钱买来熏屋子闻味道?
当然,这些香粉的制作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