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青青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娘亲,自然明白张氏心里是不愿意冒雨出去挖沟排水,在暗中与云氏攀伴呢。
不一会儿,出去挖水沟的古家和又回了院子,挑了两个木桶出去,片刻功夫后又挑了回来,同时,木桶中填满了湿泥,担到房门口倒下,又转身出去挑一趟,然后再如先前那般堵在门口。
不多时,几个房门口的门槛便高出水面一截,算是截住了水往屋内溢的情况,云氏也已给他们俩穿戴整齐,还多加了一件厚衣。
毕竟,秋雨之后将会一日比一日冷,更何况现在还是没处太阳的早晨,凉意微微入骨,产后受寒的她更是多穿了一些,这才开始提着木桶往外舀水。
古青青微微一分心神,本想操纵一下空间里的木头人,挖出个大坑好将屋内的雨水单独收起来,却没想到自己道行太浅,根本操纵不了,连忙去联系灵龟,奈何人家又不搭理她,心头莫名浮起一丝失落。
失落过失落,但却没好意思抱怨,毕竟,这自然灾害本就属正常,该人力能为的,便算不上大灾难。再者,空间本就个逆天的存在,偶尔用用倒是可以,若是长期依赖,哪天忽然没了的话,那她又该如何?
想通了这些,她便扯了被子继续去睡觉,反正目前还淋不着她,不如趁这空档好好学习去。
雨水有条不絮的落着,虽然没有达到暴雨的程度,却比中雨要大了许多,这一下竟是又落了一天一夜,直到次日清晨方才不甘愿的停下。
下了两日的雨一结束,前几日还干涸的河流顿时上涨了一大截,河水浑浊的根本看不到河底,更别想再下水捞嘎拉了。
不过,浑水摸鱼却恰是好时候,村里懂水性的汉子基本都下河了,水里的男人呼叫不止,岸边的妇人欢声笑语,最乐的却是当属孩子们。
不为别的,只为水涨起来,他们又可以有鱼吃,有小鱼和虾子兜着玩和吃了。
当然,也有几户人家没有参与摸鱼行动,正愁眉苦脸的瞅着自家被雨水连淋带泡而倒塌的房子,一筹莫展。
而此时,古青青并没有随哥哥一起去河边凑热闹,反倒是与姑姑一起在厨房吃着从院里捡来的河蟹,蒸炒之后虽没有海蟹好吃,却也是另一番鲜美的味道。
“唉,看来要好长时间没法摸嘎拉了。”古勤勤是越吃越没心情,好不容易可以靠卖嘎拉赚几个钱,也因为这场大雨给泡汤了。
“姑姑,你就别叹气了,估计老天爷是担心别人也去摸嘎拉,到时摸的人多了给摸的绝种了,所以才会下雨帮嘎拉一把了。”
古青青吃着螃蟹肉,寻了个不着调的理由来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