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又小聊了一会儿之后,古勤勤便随庄氏去外头扯麻绳,晾晒被子,“砰砰啪啪”的拍打声连续不断,灰尘在阳光下废物,连日雨造成的泛潮霉烂味也随风而去。
从河边归来的昌昌还未进院门,便哽着脖子猛喊:“妹妹,姑姑,快出来抓喵喵(藏猫猫),谁抓到了有鱼吃哦……”
他一喊完,便飞快的掀开一条被子,也不管里面有没有味道就钻了进去,聆听着可能会来抓自己的脚步声。
古青青本在屋内画东西,听到喊声知道爷爷他们回来了,便跑了出来,顺道瞧瞧有没有活鱼可供自己收取,这刚跑出院子,便看到晾着的被子下方露着的大半截身子,就忍不住的想笑。
被子晾的离地面一大截距离,昌昌那个子顶多被藏起来个上半身,还想着玩抓喵喵的游戏,这不是明摆着一眼就能找到吗?
古青青抿唇轻笑,蹑手蹑脚的绕进了另一头,忽的拽着被子的两角一掀,就看到了昌昌正仰脸盯着上方的神情,再也忍不住的“咯咯”笑起来。
“啊!抓不到。”昌昌一惊,转身便跑,立刻逃进了另一床被子中。
“长生哥,我找到你了。”一个稚嫩的女娃娃音从另一边传出,古青青一惊,瞅着那鹅黄色的衣裙摆,好奇的跑了过去。
“蛋妹子,你今天咋没去河边看鱼。”昌昌连忙从被子里钻出来,笑嘻嘻的问女娃娃。
“我娘不让去,说女孩子去了河神会发怒,一发怒就会叼去喂鱼。”古蛋蛋一边解释,一边从袖中摸出一条小手帕,小心的打开,露出小半条鱼身子,往他跟前一送,“长生哥,这是我娘刚煎的小鱼,你尝尝吧。”
“谢谢你。”昌昌倒是不客气,直接连手帕都接过来,忙侧头朝古青青的方向看去,咧嘴一笑,“妹妹,来,这是张婶子做的鱼,可香了。”
“长生哥,这是给你吃的。”古蛋蛋纠结的看着手帕里的半条小鱼,实说了心里的话。
古青青扭头轻笑,不知该说这个跟自己一般高的女孩子是太实诚呢,还是太愚钝,又或者是很天真。但瞧她那看着自家哥哥的特别眼神,古青青不得不说这孩子熟的太早,又或许仅是一个仰慕小暴力男的粉丝。
“哥哥,这鱼里有刺,我不吃。”古青青努力的收起脸上的笑意,这才转头回看那个小丫头,友好的道,“蛋妹妹,我姑姑蒸了些螃蟹,也很好吃的,你来我家吃吧。”
“真、真的?!”古蛋蛋又惊又喜,她的长生哥从来不吆喝(邀请)她吃东西,就算有好吃的,也只是偷偷拿出来塞给她一点点,而且那一点点也不过是些家中常吃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