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青青看着奶奶的反应,目光一挪,也看到了姑姑的背影,还有一个比她高出不少的男子,便轻轻扯了下哥哥的衣服,悄声问:“那个大个子是谁?”
“哪个?张大勇?村尾张爷爷家的,常给咱们家送小死鱼,都让姑姑煮了让咱俩喝了。”昌昌一回头,再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小脑袋往妹妹肩头上一歪,勾着眼睛小声说给她听,末了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张叔叔可是个大好人呢。”
“啧~有吃的就变好人了。”古青青心中翻个白眼,小孩子果真好糊弄,给东西吃就站人家那边去了。
庄氏微微斜眼看了下孙儿,对于那个张大勇,虽然是同村,她却是没有深入接触过,顶多过年与亲人聚聚的时候让儿女去他们家买两条河鱼。而古勤勤平时带回家的那些死鱼她也没多过问,只是瞧着寸许,反正二三条,送便送了,她只当是张家可怜自己的孙女有痴病才给的。
可是,此时庄氏亲眼见女儿与张家儿子站一处聊话,她的心里忽然泛出些别的心思,莫不是两个小的真有那么回事吧?
然,她正想到这里,古勤勤却突然转头走了过来,看起来两人所聊的内容不多,便让庄氏又打消了自己怀疑的念头。
“锵锵~”
里长的铜锣一响,正聊的热闹的人群忽然静了下来,开始如往年一般叮嘱一翻,无外乎是要注意安全,不能太往山里走,尤其是进山打猎的几个猎户,里长更是再三强调。
以前村子里有个猎户,仗着自己有些身手,不听劝阻,单枪匹马闯进深山,结果再也没有出来,村子里组织人手去寻他的时候,只看到一大滩血迹,染血的碎布料和吃剩下的内脏肉块被拖得到处都是,那场景让几个看过现场的人几天吃不下饭。
打那以后,里长便禁止任何人进深山,只准许在半山腰碰碰运气,猎些野兔,黄鼠狼之类的小型动物。
古青青兄妹俩端坐在推车上,看着同行的乡亲,尤其是那几个被三老爷爷特别嘱咐过的猎人,他们更是无法移开目光,亮晶晶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人家所带的猎弓和手弩之类的武器,虽然是土制劣造的东西,却比那些扁担挑箩筐的人要特别许多。
因为捡秋的只是在山脚下,看到什么就摘些回去,没有什么危险,倒不用全聚在一起,只几家相熟的在一块,相互作伴,不然所有人都挤在一起,手脚慢的便什么都捡不到了。
而他们一家因为人多倒是没旁人凑跟前来,就连别家带来的小孩子也鲜少过来,毕竟,小孩子手脚麻利,捡东西最是合适不过,就连大人也未必赶得上他们的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