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体制,古青青自然是尝受过的,虽然那时的自己还小,但因为家中的贫穷,父母也无可避免的争争吵吵,而她不过是上前劝了两句,便将父母的怒火转移了方向,直到老妈去世,老爸从此沉默不语,也不再瞧她那么不顺眼了。
闹剧在大人的武力镇压下结束,捡秋的事继续,里长带领着众人朝山上的菠落林前行,其实,就算里长不领,捡过多次的村民也都知道南山上的菠落林的位置,都很自觉的往那边赶。
菠落树皆是阔叶乔木,但长在山上无人修剪管理,根本长不了多高,而且,叶子上长生有一种带毛的虫子,有些发黄,有些发绿,若是一个不小心碰上,便会奇痒无比,用不了片刻功夫就能鼓起一个大红包。
此虫名为耍木架,想要解痒消肿,最快的办法便是砸破虫子的肚皮,拿挤出来的肠子和水汁涂抹,便立时可解。
古青青心念一动,在空里准备了一个罐子,便拿着树枝跟着大人钻进了菠落树下,一边拨弄开地上的落叶,寻找着一簇簇金黄色的黄花菜;另一边小心翼翼的搜索着头顶上的叶子是否爬有“耍木架”虫,只要看到,她便收进空间里的罐子中。
灵龟自然知道她的想法,再次走出灵泉,将她的泥瓦罐重新炼制了一番,大个的罐子被它炼成了磨砂状的玻璃瓶,只要有带毛的虫子进入,它便会为其剥毛。
当然,灵龟并未将被剥光的虫子扔掉,而是另拿了个罐子,加了土,将它们埋了起来,待过一段时间之后,虫子便会自动收缩肠胃,变成一个虫婴,既能用来做美食,又能入药。
对于灵龟的突然帮忙,古青青心中很感激,这忙起来更是卖力,不知不觉中,菠落林里的黄花菜已被踩完,午饭时间也到了。
饿了人自然是要吃喝的,当然,爬山虽累,却比农活轻了很多,真正停下来吃东西的并不多,大部分都会跟随里长从南山的西北角方向绕道一路捡回家。
南山与西山相接处,便是一处背风的小山谷,山谷中溪水响叮咚,绿色植被要比东面鲜活很多。
不过,到得山脚下,能被太阳照射的地方却是黄了一片,风一吹,树叶仍会“簌簌”地往下落,发出沙沙的声响。
古青青细细瞧去,这片背风见阳的小斜坡上竟然摇晃着无数带刺的小脑袋,得意的磨蹭着发黄的掌状叶片,顿时喜的她两眼精光无数。
采什么山货啊?光这一片大麻子(蓖麻)就足够值钱了。
蓖麻虽有毒,却是上等中药材,她以前小时候生活的那个年代,物资紧张,什么都是按计划分配的,掌不起煤油灯,便磨了这东西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