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这、怎么会是个人?!”云氏看着白衣上红绿交错的颜色,以及血淋淋的肌肤,还有那惨白如死人的脸,一时间紧张的说话都不利索了。
是,此白衣人从肌肤上一看就是个少年,可惜那红绿黑青紫的脸上颜色众多,还肿胀破损的厉害,若不是没穿鞋的大脚,说此人是个水嫩如玉的花姑娘也不会有人反对。
“救……救……”涂血的红唇微微轻启,只来的急发出两个微弱的求救声,便脑袋一歪,不知道死活了。
跟前的古青青哪里听清他说的什么,早已被震的摔在一旁,吓的坐在地上手脚发颤,恐惧的几乎不能自理了。
看着眼前一动不动的血人,古青青慌忙的爬起,往侧面闪了闪,惊魂未定的瞅着古代版车祸现场。
挂红掺黑的反光脑袋,冒红泛青的白净脸蛋,染红带绿的白衣尸体,踏红粘泥的惨白脚丫子,简直就是擎事者逃逸后留下的现场。
当然,还有她这个差点被霉运波及的旁观者,并幸运的躲过这无辜的灾难。
“怎么回事儿?”
急忙放下东西跑回来的庄氏看了眼地上的人,将她往后一扯,塞到古勤勤的身边,焦急的询问着云氏,并上前细瞧这奇怪的受伤者。
“竟是个和尚,不会是从深山里逃出来的吧?”庄氏心头一惊,朝那片压出一条烂道的大麻子林望了望,却又觉得不太对。毕竟,大麻子林只是南山北脚,已经很接近村里了,若是说这和尚脚下踩了山溪摔下来,她还是愿意相信的。
“公姆,他是从那边滚下来的,是不是救回去?”云氏绕了一圈,压下心中惊慌,看似很镇静的予婆婆提议。
在她看来,这人确实似个和尚模样,但此人并没有如寺庙里的和尚一般烫有戒疤,若真是和尚,恐怕也是个犯了戒律逃出来的入门和尚。
“佛祖常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瞧他这细皮嫩肉的样子,应该不是坏人吧。”庄氏念叨着,试了试鼻息,发现还没死透,便朝不远处的儿子喊道,“和儿,你过来一下。”
“奶奶,坏人就一定皮糙肉厚吗?说不定这和尚是干了什么坏事才落的这样呢,不然的话,好好的和尚干嘛要跑上山来?”
有亲人在旁,古青青顿觉也不是那么恐慌了,反正又没伤着自己,心境便很快平复下来,拉了拉姑姑的手,也凑到近前看情况。
不过,这和尚到底是不是坏人,她也不好直说,尤其是那一副狼狈至极的模样,怎么看不太像好人。而且,还是个病患,真救回家,添的可不仅仅是一双筷子碗的事,还有寻医购药的可能,欠债的家里来那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