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质问题,你且取了,我瞧了再与你细说。”灵归连忙回话,“对了,你搜一下他身上有没有稀奇古怪的东西,比如圆形灵石,类似鸡卵状的东西就是了。”
灵归说的甚是匆忙,声音里还有点小小的激动,言语间更是直接忽略了两人间的关系,反倒像是山寨老二与寨主商量要抢+劫哪家财主一般。
古青青暗暗应下,也没太注意奶奶说的啥,心不在焉的看着闷葫芦爹一言不发的搬起“尸体”走向推车。庄氏则把推车上的东西拿下,空出一边来将“尸体”放上,这才前行。
此时,除了背着昌昌的张氏没有停下来观看外,其他落在后头的村民倒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等了那么一会儿,想要看看庄氏捡的是个啥样的大猎物。
“吆,古家嫂子,这是捡了个什么?咋瞧着人模狗样的。”落在最后的蓝布衫妇人伸长了脖子,可劲的瞅了两眼“尸体”,心惊的往外退了两步的距离,好似害怕会被传染怪病似的。
“李子他娘,这可是佛祖的弟子,我家受了佛祖的恩惠,哪能置之不理呢。不过,你这话若是传佛祖耳里……”庄氏瞥了蓝布衫妇人一眼,仰头望天,说的特别恭敬。
“古家嫂子真是一心向佛,这福缘是越来越让人羡慕了,得了个好孙女,今个说不定捡回去的是好女婿呢~”蓝布衫妇人混不在意的撇撇嘴,话中带着一股子酸醋味,冷哼一声,脖子一扭,挎着篮子快步朝前方的大队人跟去,有点心虚的不想多说什么。
殊不知,她那飘啊飘的怪调调终是出卖了她掩饰起来的真实,就好似她那左右摇摆的肥臀上长了两只躲躲闪闪的贼眉鼠眼,恨不得那推车上的秃驴不肯还俗,或者掏干了古祥云一家子的家底,最好是连房子都贱卖出去算了。
跟在后方的古勤勤身子微微一僵,下意识的又去看了眼重伤的和尚,连忙四下张望,紧张的寻找着张大勇的身影,希望他是能够看到事情发展的真相,以免误会了自己。
“李子他娘,你别舌头长了卷到脖子,连什么该吃什么该说都不知道了。”庄氏的脚步一停,抬了抬手,不过抬起两寸的角度,终是忍住怒火又放下了。毕竟,人家话里可是夸奖有加,并未直言她着急女儿的婚事而饥不择食,就全当自己想多了吧。
“她娘,你别气了,都没影的事,甭听她胡咧咧。”古祥云侧头看了看老婆子,虽知妇人间骂阵,他一个男人不好参与,可见她双眼喷火,生怕她想多了,气坏了自己的身体,便连忙出言安慰。
蓝布衫妇人听到背后的喊叫,鄙夷的回头甩了个大白眼,脚下的步伐再快了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