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氏微微点头,目光恭敬的看向光亮的和尚头,已经结痂的脸上也比当初好看了很多,但见他一副入定成神的模样,便没好意思出言细询。
木书林正闭目修炼中,对于祖孙二人的目光虽有感觉,却恍若未见的忽视了,更不会多加解释。殊不知,这更增加了庄氏的脑补,让她对他的误会更深一层。
“奶奶,你是不是搞错了,没有戒疤的秃驴哪里算的上是和尚,指不定是想顶着和尚的名头来咱们家混吃混喝的。”古青青怎么看都觉得木书林不顺眼,确切说是看不过此人故作深沉的装比行径,尤其是自家的债还没全还完呢,奶奶竟把手里剩下的银两拿去给这装逼货买药,对方还连个谢字都没说。
古青青不知道他有没有对云氏说过,起码,从她还没进家门开始,她一直没听到此人对奶奶说过一个谢字,若不是他出口说了个母猪临,她觉得会认为救回来的是一个哑巴。
木书林倏然抖了抖眼睑,黑眸透过微开的缝隙扫了眼祖孙二人,喉头动了动,想要解释什么却未说出一个字,他觉得只需一日便能恢复的差不多,明日便会自己离开,也无需与这些村姑有过多的交流。
“清清,你说什么呢,木师傅一个出家人怎么会是来咱们家混吃混喝的,你这话说的真是侮了木师傅的名声,赶紧给木师傅道歉。”庄氏一听孙女那带攻击性+的话,立刻板起脸来。
“奶奶,秃驴几时承认自己是和尚的?他自己都不辩解,明明是默认了要在咱们家混吃混喝,您干嘛那么好心的替他辩解?”
古青青暗暗咬牙,自己的话都说的这么难听了,这浑球竟还能不动如山的坐那里,真有着非同一般人的定力,是个难以对付的家伙。
木书林心中有着离开的打算,抱着日后不会再见的想法,对于这家人的话他自然不会放在心上,依然沉浸在自己的修炼中。
可是,这祖孙俩的谈话声终究对他是一种干扰,再想想对方终是救过自己,这才缓缓睁眼,翻手托出一块如黑玉一般的鹅卵石,淡淡的张口:“本、”
“在下不会混吃混喝,以此物抵做吃喝用度,如何?”他忽觉直呼“本座”有些不妥,继而改口。
“呸,就拿这么一小块黑不留丢的破石头来糊弄人,你好意思啊你?”古青青匆匆一瞥,虽然觉得石头比较好看,但却觉得不会是什么值钱的玩意,立刻找起茬来。
“使不得使不得,如此贵重的黑玉,木师傅还是收起来吧。”庄氏连忙上前阻止,可她的目光还是定在那块看起来很上等的黑玉上不舍得挪开。
“主人,那不是黑玉,是聚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