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书林看着古青青离去的背影,眉峰无意识的上挑,微微一犹豫,他才弯腰拔起插在地上的五把小飞刀,身形和树木便清晰的显现出来。
木书林终决定先去一趟山里,一来找找当初丢失的东西,二来为自己抽个生头发的时间,虽然他对自己现在的样子觉得没什么,但光着脑袋还是有些比较显眼,尤其是在一群束发绾髻的正常人,就更让他的形象有些不伦不类的感觉。
只是,木书林这一去,待他下山回来时,古青青却已跟随奶奶前往灵岩寺了。
屋内,古青青将体内修炼除掉力量注入刻刀中,正全神贯注的雕刻着,那黑色的聚灵石坚硬无比,每刻一分都让她感到有些吃力,直到体内力量消耗完毕,疲惫的她竟未刻出一条完整的线。
“呼……”
古青青呼出一口浊气,取了一碗灵泉水入腹,看看外面的天色,估摸着捡秋的爷爷奶奶快回来了,便将东西收拾好,起身去厨房取了些野果,洗净装在盘里,随后拿了小板凳做到云氏身旁,与她一起择起菜来。
“娘亲,你会不会在某一天突然离开这里?”古青青择完一棵小白菜,又重新捏起一棵,忽然低头轻问。
她也是夜里多次试探过,这娘并不是个穿越者,只是这世界的一个原居民,是个从外地逃难来的,虽然现在生活在这里,但言语间总带着一股子淡淡的哀伤,指不定心中还有什么埋藏起来的深仇大恨,哪一天心血来潮便会弃她而去。
“怎么了?好好的怎么这么说?”云氏手中的动作一僵,转头看向女儿。
“嗯,就是瞧着娘亲好像不太喜欢这里,也不喜欢爹和奶奶、爷爷,有些担心娘亲哪天会偷偷跑回娘家去。”古青青微微抬头,却没有直视云氏,怕她对上自己这稚嫩的面孔不好意思说出心里的真实想法。
毕竟,这一夫二妻的家庭,说不讨厌那是假的,她也看的出这娘亲不喜欢那个闷葫芦爹,而那爹有似乎被张氏扒着,让她一个现代人生活在这样的家庭,难免会感觉别扭。在很多时候,她都会生出想将张氏赶走的想法,可是,看着张氏干活那么卖力,真赶走了又觉得不忍;再者,瞧爷爷奶奶那样,想要赶走张氏也是不太可能的事。
不过,这个家里有庄氏压着,目前还算和睦,并不是那么糟心,又何必没事去自寻烦恼,闭眼不见也就觉得无所谓了。
云氏没有立即接话,并不是她不喜欢这里,相反,她在这里居住的久了,反而觉得这般宁静的日子也还不错。
这样的小家庭既没有深宅大院里的那些肮脏龌蹉事,又不需整日过的必躬屈膝,提心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