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了门,将东西卸下,古青青与张氏则将两大背篓野果收进了厨房的隔间里,而云氏也开始烧水潦小白菜,准备摻蒜泥凉拌。
“勤勤,把这一提篮里的挑些好的出来,我一会儿给你二婶家送去。”庄氏将大提篮往门口一放,便回正屋换干爽的衣服去了。
“姑姑,干嘛要给二婶家?”古青青看了看大提篮,里面的葡萄全是大个的,便随手摘了一个,吹了吹灰尘,有放袖口擦了擦,反正这古代的山林野果都是不打农药的天然物,吃一个应该不会被毒死。
“是给你二奶奶家送去。”古勤勤提了个小挎蓝,蹲到大提篮跟前开始挑拣,拣出来的全是个头大、鲜亮饱满的好葡萄。
不得不说农村人就是朴实,送人从来都是送好的,留给自己的都是小的、孬的,不想那些米国人阴国人似的,好的都留着自己吃,愣把些猪下水高价卖给天朝人手里,精明的让人发恨。
当然,这送东西与卖东西也是区别很大,糟东西卖高价那是精明,若是拿糟东西送人就不是那么好看了,不仅会损了面子,还容易被人在背后说三道四的戳脊梁骨,连里子也给毁了。
只是,一听是挑出来给那贪吃的二奶奶一家,古青青就觉得不太舒服,便拉了拉姑姑的耳朵,吹着热气,小声商议道:“姑姑,少送点吧,咱们多留点,到时给爷爷做些果酒尝尝。”
“做酒?这牛眼果子能做出酒来?”古勤勤惊讶的停了手,她自然知道自己爹喜欢喝酒,家里若不是前几天有了钱,爹和大哥都快一年没尝过酒刀子的味道了。
“嘘,小声点儿。姑姑,这东西在书上叫葡萄,可以做成葡萄酒,是仙人喜欢喝的酒,在上古时期没有粮食酒,那酒神杜康就是用各种野果酿酒呢。”
古青青连忙伸出一个手指噤声,神神秘秘的贴着她的脸颊解释,“就连咱们捡回来的苹果、梨子也是可以酿酒的,只不过那些果子水分少,酿起来费的多,知道不?姑姑,咱们偷偷做,等做好了拿出来给爷爷一个惊喜,是不是更好?”
“惊喜?啥惊喜?”古祥云洗完手脸,恰巧看到女儿与孙女在低着头嘀嘀咕咕谈论什么,就好奇的走过来,听到的便是那俩字,忍不住的便直接问出了口。
“啊,没,就是让爷爷高兴而已。”古青青嘿嘿一笑,顽皮的朝姑姑眨了眨眼睛,一副暗示“莫说”的样子,狡黠的问道,“是吧?姑姑?”
“嗯。是呢,爹,就是想让您高兴。”古青青略带傻气的笑笑,她还没明白葡萄酒是什么呢,更别提怎么酿制了。
古祥云侧头看看孙女,怎么看都觉得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