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嗳,石榴来了啊,来,先吃个昌昌,伯母正准备去你家呢。”庄氏闻声回头,随手提了一小串牛眼果,往夏石榴的面前一送。心道这侄媳妇好的就是这一口,过了今日,欠债结了,想必往后就不会跑的这般勤了,就算家中再有,也没必要总是顾念着那么多了。
“诶,真好呢,大伯母就是身子硬朗,每年捡秋都能捡到不少好东西。”夏石榴笑呵呵的接过,伸长嘴吹了吹灰尘,洗也不洗的就往嘴里塞,堵的声音都变了调。
“好没出息!”古青青微微撇嘴,只能在心中暗暗嘀咕一声,若不是看在生活即将脱贫的份上,就算两家人再怎么近亲,她也会出言呛上几句,让这石榴婶婶吃不舒坦。
“哪里捡着什么好东西了,都是山上的野玩意,吃不了放久了也会坏。”庄氏低头说着,手里依旧忙着。
夏石榴在一旁吃着,庄氏快速的挑好一小篮子,问道:“石榴,你婆婆现在可在家?伯母正好过去算下账。”
“嗯,啊?算账?!”夏石榴的注意力都在牛眼果上,一边吃着手里的,一边瞅着庄氏正挑的,看着大提篮里剩下的残次品,心不在焉的应了声,回过神来却是一惊,连忙道,“应该还在吧,要不我跟您一起回去看看。”
“行。伯母正好给你提回去。”庄氏挎上篮子,淡笑着,抬脚与她一同出了门。
夏石榴看看牛眼果,再瞧瞧庄氏微弯的后背,心里着实惊讶不已,前几天她还记得大伯家钱了马老爷的银子,没想到今日竟然说是要还婆婆的债,她可是记得他们欠婆婆近十两银子,那可是将近一年多的收成,哪里是说还就能还上的?
若不是她记错了?又或者大伯家在这两天发了横财?按说家中有个双生子,只会连年倒霉才对呢……
夏石榴在心里猜想着,很快便同庄氏到了家门口,同样的篱笆院子,几间土坯房,但这院里不仅仰着十几只鸡,竟还养了一只黄毛伢狗看家,比庄氏的院子热闹多了。
“二弟妹,在忙什么呢?”庄氏粗略的扫了眼,目光落在屋门口的青衫妇人身上,笑着问了声。
“大嫂子来啦,快进屋里坐。”夏石榴的婆婆王氏客气的一笑,扫了眼庄氏的篮子,笑道,“大嫂子有空来耍便是,还提啥东西啊。”
“又不是什么金贵东西,我瞧你没跟着去山上,这不是给你送一些么。”庄氏放下篮子,客气的说着,拉着王氏的手进了屋,“二弟妹,今日来还有事的,你找找咱们的账,该清的得清了,石榴也快生了,到时少不得要多补补。”
“嗯,那倒也是,只是……”王氏淡淡点头,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