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氏的身子一绷,从怀中往外掏银子的手倏然僵住,但也不过是那么一瞬,而目光却是冷了大半,略带艰难的将怀里的布包摸出,抽回自己的手,慢吞吞的一层层打开,露出十几块刺目的碎银来。
“二弟妹,你掂掂。”庄氏说着,粗糙的手指微微一拨,分成了两份,“这是最初借的六两,这是后来借的三两。”
王氏看着帕子上的碎银,神色暗了暗,勉强的扯出一丝笑容接过,放在手中掂了掂,确认银两无错,便直接收了起来:“大嫂子倒是记得清楚,我这就去给你找条子。”
王氏说完,翻了翻橱柜,摸出一张粗糙的纸来,展开瞅了两眼她看不懂的字,便递到庄氏的手里,庄氏自然认得云氏拿手秀气的字,确认无错,站着稍稍寒暄两句,坐也未曾一坐便转身离去。
回到家中,庄氏也是吃了寥寥几口,看着就是心里堵得难受,直到夜色深陷,方沉声将云氏唤进了正屋。
“瑞雪……坐吧。”庄氏见她进门,说的非常客气,末了将房门一关,屋中就只剩下了婆媳二人。
云氏没出声,轻轻斜坐在炕沿上,凝视着黑暗里的婆婆,等待着她继续说话。
“瑞雪……娘唤你过来,是、是有点别的事。”庄氏盘腿上炕,又犹豫了片刻才开口。
她坐的异常端正,许是因为黑夜的缘故,却是没有多少威压,加上早把丈夫支到了外头,这说起话来竟忽然觉得心里没底。
“嗯。”云氏淡淡的应着,并没有过多的回应,视线在黑暗的屋内匆匆转了一圈,见只有两人,便大体猜出了婆婆又是要旧话重提。
“这事吧,其实,其实以前说过,只是……”庄氏对上云氏那漠然到事不关己的神情,这到嘴边的话就开始打结,刚刚生出的那一份把握立时变的支离破碎,心里知道,恐怕自己的劝说又要被拒绝了。
“唉……古家村虽是一群佃户,但好歹也是一个家族,娘知道你心里瞧不上,可古家的香火不旺,只昌昌一个单传,日后连个帮衬的都没有,这对清清嫁出去也没啥好处。”
庄氏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随着她的叹息,压在心头的包袱也似轻了不少,转头不在盯着云氏,而是转向窗棂的位置,看着漆黑的外面,缓缓的道,“瑞雪,这些年都跟着穷受过来了,如今清清也没事,还得了佛祖教导的大福缘,不如你就圆了娘心愿,哪怕孩子不姓古,随你云氏来,也好让昌昌与清清有个照应……”
庄氏的话说到这里已经轻的快要让人听不见了,可深黑的屋内却静的出奇,斜坐在对面的云氏又岂能听不到,她虽不是很上心去听,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