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氏玉器行位于十字路口,金灿灿的牌匾如一只站立的玉如意,端正的竖着,只一眼便告知那三层楼面皆是范氏玉器行的铺面。
推车停在门口,五人先后进了店门,店里的小伙计很是热情地迎了上来。
古青青心下满意,瞧这店员的服务态度就知道,并没有因着客人穿戴寒碜而轻慢,想来这铺子能经营的这般大,在临水城说不定是个能排得上号的。
当然,这只是她的猜测,而实际上,范氏家族乃是临水城中与赵氏、周氏齐名的三大家族之一。
“这位老夫人,是想要买些什么?”小伙计笑容可掬的上前招呼,虽然心里也觉得这几位客人穿着寒酸,怎么看都不像是能买得起店里珠宝玉器的主儿。
可奈何少东家给定了规矩,进门者皆为贵客,若因来人穿着朴陋就轻慢待之,必定严惩不贷。少东家在这家是说一不二,比老东家可恐怖多了,因此他绝对不敢怠慢了眼前这几个穷酸土帽。
“小哥哥,你们掌柜的可在?”古青青微微仰起小脸,说话的功夫已将店内打量了一圈,瞅着柜台那边站着的中年男子,正忙着一边拨算盘,一边翻册子,想来是在算账吧。
听到古青青稚嫩的娃娃音,此人侧了侧目光,又快速地低头继续忙了。
古青青微微蹙眉,知道那个男人应该就是掌柜,而匆匆瞥上一眼,估计是见自己年岁太小,身边的人又是衣着寒酸村姑和农夫,想必是入不了人家的眼,轻视之下直接将他们给当成空气无视了。
不过,这不重要,做销售首先要会推销自己,假期在商场做过促销员的时候,她就知道销售这一行靠的不仅仅是一张嘴,还有最重要得是有一张堪比城墙一样厚的脸皮。
跟在后头背着包裹的张氏盯了眼清清的背影,鄙夷的撇嘴,眼珠子立刻又回到了铺内摆放着的玉器和金饰上,若不是初次进这么大的珠宝店,她又何必紧张的挪不动步子,连上前拿起来细看的勇气都没有。
庄氏与古祥云同样是初次这么大的珠宝店,心里十分地紧张,一时间也只得眼巴巴地看着孙女,希望她速战速决,赶紧卖了东西,好拿着银子离开这个让他们感觉喘气都困难的铺子。
“妹妹,那个大叔就是掌柜的吧。”年小的昌昌好奇的打量一圈,开始虽有些神经紧绷,但瞧着妹妹跟没事人似的,也就大了胆子,很热心的给妹妹指了指柜台的方向。
小伙计望着这几个人,心道,怪哉。这年长的憋不出句话来,竟弄俩孩伢子出来搭讪?可他想归想,却是很认真地问道:“小娘子,找我们掌柜地有事?”
古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