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张氏的瞪视,古青青清楚的看在眼里,却深知此时不是与她计较的时刻,只是朝张氏冷冷的翘起唇角,明明看起来是在笑,却让张氏感觉有一柄看不见的圆月弯刀切向她的面颊,传出一种实质性的痛感,似毁容一般脸色瞬间铁青。
刘掌柜似笑非笑的眯眼看着这家子人,祖父母倒是两个聪明的,孩子更是精明,却偏偏有个脑残的娘,他本还觉得事情有些难办,眼下却觉得容易多了。
“这位小嫂子说的极是,在下所出高价,是因在下还有事相问,不知各位是否愿意告知这蚌珠是产自哪条河中的嘎拉?”
刘掌柜微微一笑,目光凝视着古青青。他始终有些奇怪,来卖东西这事,好像几人都是听从这小姑娘,或许,这小姑娘与几人并不是真的一家人,她兴许是某个大家族里的小+姐,因着某种原因而与他们互称亲人来遮掩她真实的身份。
听这问话,古青青疑惑的眨了眨眼,不是她不愿意说,而是她记得灵龟说嘎拉不产珍珠,还得那什么基因突变才能生珍珠,可这个刘掌柜竟然还真的信了。
“主人,生长在有流沙的河池里的河蚌才有机会出现珍珠,从淤泥里抠出来的河蚌很难生成珍珠,而且,您收回来的这些河蚌年份太小,有几颗取出来也没什么大用。”
空间里的灵龟当即给她解释起来,并搅了搅池水,弄出一只很大的河蚌,从指尖凝出一个透亮的软勾子,轻松的从蚌壳内掏出一粒黄豆大小的珍珠,“这一颗珍珠别看这么大,这可是因为空间内的环境特殊才生长出来的,若是搁在外面的河里,起码得三五十年才能结成。”
灵龟说着,又从蚌壳里掏出一粒,便将河蚌放回了水里,一只河蚌最多同时生两珠,若想快速生珠,还是一粒生成的快。
古青青了然的点点头,便又听灵龟说道:“这两粒真珍珠我拿去制份养颜膏,主人可以送去药店,定比直接卖珠子得的银两多。”
灵龟说完,便直接去了丹阁,一边配药,一边腹诽择主失误,跟了个穷酸丫头,不知道要熬到何时才能完成自己的任务。
古青青分神的片刻,几人却是面面相觑,实在不太好意思说出这蚌珠的真正来历。
“唉……实不相瞒,恐怕要让刘掌柜失望了,这蚌珠其实就是我们村东的河里的,但因前些日子连阴雨,河水上涨,再去打捞怕是有些麻烦了。”
古青青微微一叹,小手又在怀中摸索了一阵,寻思着这东西还是一次性全卖出去得了,反正总共也不过五十几粒,全换成银子就可以当个暴发户,也好让她省心些日子,方便她专心学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