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青青本就没准备再提价,但做生意总有个讨价还价的虚晃几番,才能摸出对方的底限。
如此一来,就见刘掌柜一副蹙眉的便秘样,估计对方给的确实是个实在价,她便淡淡的点了头:“那就多谢刘掌柜了。”
一听这话,顿时让刘掌柜松了一口大气,刚刚的不悦也从心头散了去,恢复笑吟吟的模样,念叨了几句“哪里哪里,以后还有,再送来便是。”
说完,他便拨着算盘,开始算起账来:“蚌珠六十八颗,八两一颗,总共五百四十四两;三百文一只的发簪加梳子八个,共两千四百文;五百文一只的发簪和梳子十九个,共九千五百文;链子四十六条,共三十六两八银子,合计是五百九十二两七。”
昌昌听着一连串的数字,小眉头紧紧拧起,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刘掌柜指尖的算盘珠,发现这账算起来比他意料中的要麻烦好多……
“小娘子请稍等。”刘掌柜算完,朝那边的小伙计点点头,示意他过来将东西收好,他则直接去了后堂,不过一小会儿的功夫,便取回了银钱,三张百两面额的银票,四张五十两的银票,其余的则是些银锭与碎银子。
看着面前的财物,古青青身为满意,想来对方是为自己使用方便而没有全部给大面额的银票吧,这么一自动脑补,顿时对范氏玉器行多了不少好感。
古青青淡然的点了一遍银票,随后直接递给了爷爷,而银子的重量,她根本掂不准,还是让真正的古人来清点合适。
古祥云激动的哆嗦着双唇,想要说什么却好像什么都说不出来,颤抖的双手轻轻接过,似是怕一个不小心将银票捏坏了般,双眼雾蒙蒙的看着自己的孙女。
“爷爷,您快点点够不够,咱们还要赶路呢。”古青青抿唇轻笑,好似这些钱根本没有多少似的,那古井不波的神情,让刘掌柜太阳穴突突直跳,感情这小娘子不会点银两?
“嗳!”庄氏从背后拧了他一下,古祥云终于应了声,也只是看懂了银票上的数字,然后将面前的银子分了几小堆,让昌昌给算出银两数,确认无误,这才收进包裹里,挎到了庄氏的肩头。
将几人送出店门,刘掌柜神色奇怪的看着几人的背影,轻轻的摸着下巴上的几根短胡子,浅笑着呢喃道:“小娘子谈生意,小公子算账,爷爷点数,老夫人携带,少夫人推车,真是很奇怪的组合……”
刘掌柜说完,正欲转身,背后忽然有人接话:“的确是个很有趣的组合。”
来人正是少东家范才胜,高瘦的身材,穿着一件月白色银丝绣暗纹锦缎长衫,大片的莲花纹在白衣上若影若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