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青青一行人所在的马车可谓是连夜急赶,若不是马嘴上套了粮袋,这日夜兼程的情形恐怕不将马匹给饿死也会活活累死。
直到第二日午后,他们才再次遇到了有人烟的小村落,若不是他们连夜的颠簸了,估计赶到这村子时已经是在下半夜了吧。
马车并未在村子停留,在又行了一个时辰左右,马车总算进了一个稍大些的小镇上,停在悦来客栈的门口。
古青青迷迷糊糊的醒来,下了马车,甩着酸溜溜的胳膊腿,看着悦来客栈的招牌抿嘴浅笑,没想到“悦来”这招牌如此招人喜,不仅是临水城中有,就连路过的两个小镇上都有,简直是现代版的连锁店。
“奇怪,怎么轻了这么多?!”庄氏挎了提篮,随手掂了掂包袱,突然失声惊叫。她怎么都没想到,守了一路的银子竟在不知不觉的缩水了。
“咋了?!”
“咋了?!”
古祥云与张氏同时看向她,惊的车夫都是一愣,一愣之后却是装作若无其事的继续朝客栈行去。
昌昌回头看了眼提篮,没有多问,便扭头的望着客栈旁边的包子铺,小手摁了摁肚皮,眼馋的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盯上去的眼神却是再也挪不开了。
“奶奶,怎么了?”古青青一看那提篮,顿时知道奶奶定是发现银两少了,她连忙凑到跟前,拽了拽庄氏的衣角,眨着眼睛神秘一笑,“奶奶,我把钱挪到安全的地方去了,等回到家我再把钱给您,放心吧。”
“嗯?”庄氏满腹狐疑的盯着她,眯起的眼眸像扫描仪般来回翻找着她的身体,很像知道她会挪到哪个安全的地方。
毕竟,她第一次可是拥有那么一大笔钱,总觉得像在做梦,好不容易说服自己相信梦的真实性,却在这节骨眼上发现一切又回到了梦里。
“奶奶,看好了。”古青青笑的甜美,将小手在庄氏的身前晃了晃,朝天一扬,忽而一抓,然后神秘兮兮的伸到她的跟前,在手张开的那一刻,银票被瞬间从空间挪移而出。
庄氏一愣,瞬间明白过来,刚刚的紧张顿时消失,慈笑着戳了一下她的额头:“你这孩子也真是的,早跟奶奶说一声,奶奶也不用被吓个半死了。”
这话语中微微有些责怪,但更多的是放心,庄氏摸了一把包裹,摸出几块碎银后,催促道:“快收起来吧,喏,连这些也一起收着吧,你那像变戏法似的,估计还真没几个人能找到。”
古青青嘿嘿一笑,不客气的接过,拉着庄氏的手说道:“奶奶放一百个心好了,这可是佛祖传授的呢。”
说完,她的小手便伸进了包裹里,不过眨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