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氏看看床铺,再看看孙女坚定的小脸,缓缓点了点头,起身上前拉过她的小手,道:“你大娘若是发脾气,你要回来跟奶奶说,走吧,奶奶送你过去。”
“不用了,大娘就在隔壁,我自己能过去。”古青青连忙挂上笑容推却奶奶的好意,她本还想着自己一出门便去空间里呆着,根本不需要与张氏挤那一张床,如今倒好,看来又要费些口舌了。
“奶奶不累,几步路还走的动。”庄氏哪里肯松手,只当是孙女怕劳累她才不愿意自己过去送罢了,在心中欣慰的同时,更不想孙女一个孩子过去受张氏怨骂了。
古青青无奈的跟在庄氏身后,看她敲门进屋,瞧着张氏满眼的不乐意,心里更是别扭,毕竟,与父亲的另一个女人同床而眠,总有种爬错了床的感觉。
“你这屋里还算宽阔,今晚让清清在这屋睡一晚,打呼噜的时候小点声,你莫吵着她了。”庄氏瞅了眼床铺,神色凝重的看着张氏。
“嗯。”张氏抿唇应下,送婆婆出了门,随手关好门闩,看了她一眼,并未甩什么脸色。毕竟,此时的古青青在张氏的心里已经成了个小财神爷,就算心中再不痛快,也不会闲着没事故意去得罪这小祖宗,指不定日后的幸福日子还得靠这野种呢。
“你睡里面吧,别滚下床来摔着了。”张氏行到跟前,轻轻的拉了下她的衣袖,便坐到了床沿上,静等她先上去。
“大娘,你先睡吧,我到外面凉快凉快,一会儿再回来。”古青青淡淡说完,便转身开门,又轻轻的掩上,朝后院的门口而去,寻了角落,将木镯放好,这才放心的闪进空间中。
殊不知,就在她凭空消失之后,楼上正对的客房也悄无声息的合上了微开的门缝。
看着昼夜不分的空间,古青青勾着唇角朝那片开满黄花的菜地行去,这已经是第三次收获油菜籽了,估摸着再收了这一茬,就得买个大缸炼油了。当然,有时间的话还是先买来材料组装一个榨油机,日后也省下自己费时费力了。
十亩良田被分成了四个方,沿着小道而过,她随后摘了几颗果子,视察似的溜达完一圈,便回竹屋继续研究阵法去了。
时间匆匆而过,在又赶了两日后的傍晚,一行人终于顺利的抵达云山脚下,络绎不绝的香客和马车擦肩而过,很显然,寺院的香火很旺盛才会这般繁忙,尤其是山下摆摊的小贩、餐馆等,此时更是忙的不可开交。
仰望云山,青黄斑驳的山峰直入云霄,一条望不到尽头的天梯蜿蜒而上,指明灵岩寺的方向就那隐在那云层之中。
“奶奶,咱们这次还要走上去?”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