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青青下意识的偏了偏头,错开那妖孽的目光,不再直面眼前的妖孽。对于有偏向颜控的人来说,一直盯着一张的脸是很容易沦陷的,尤其是她的灵魂年龄并非如包子般的身体一边幼小,不免更是多想了一些。
“咳咳,是小生过于鲁莽了,惊吓之过还望老夫人莫怪。”美少年故意轻咳两声,谦谦有礼的直接退到了灯笼摊上,也不问摊主的意愿,直接随手挑了六盏样式不同的红灯笼。
“没、没怪。”庄氏尴尬的老脸一阵阵发红,说话都不利索,咧嘴笑笑便急促转身,拉着昌昌与青青忙活去了。
美少年看到她如此慌张的模样,倒是十分善解人意的回答道:“哪里!都是小生唐突了。”说完,他黑曜石般的眼睛,似春风般扫过三人的身影,笑容真诚得似刚出生的娃儿一样,微微朝回头看来的昌昌点了点头。
听到那宛若朝阳一般让人温暖的嗓音,古青青也下意识的回头看去,瞧见那笑似夕月的眼眸,忽然生出一种触手可及却又遥望相对的朦胧感。尤其是那飘逸的半长发,也突然让人觉得与他身上萦绕着的儒雅气息有些违和,好像这人本是个冰雕,却偏偏披上一层华丽丽的外衣动了起来,特别的不真实,又特别的诡异。
“奶奶,咱们不是要与美人哥哥一起掌灯吗,怎么不一起走?”昌昌很不情愿的挪着步子,仰着小脸,满脸崇拜的看着这衣衫飘飘的帅哥呢!若不是他的力气太小,他都想迫不及待的投怀送抱,紧紧的粘到那美人哥哥身上了。
一声“美人哥哥”打断了古青青的思考,憋不住的轻笑出声来,侧脸笑道:“哥哥,大人们的事咱们就别搀和了,那边不是还有爷爷么。”
昌昌抿唇不语,脖子都要扭成麻花一般,仍是舍不得将目光收回来。
“呵呵,少公子长的可真好看啊。”张氏满面桃红、眼神飘忽的在人家身上舍不得移开,傻兮兮的笑着干搓了搓,掩饰着她的局促,以及被挠了痒痒的心窝子,忽然觉得自己嫁的男人简直就是一块土垰垃,又丑又闷又没用,除了晚上会戳洞洞外,哪里有人家小公子一般,几乎是说句话都能柔的滴出水来。
心里这么一想,张氏看人的眼神就更加春光明媚了,甚至是恨不得立刻与这少公子马上去爬天梯,最好是两人一前一后,那样的话,估计不等爬到一半就天色大暗,只要她一个冷不丁的急刹脚,或者突然身形不稳,说不定就能跌进那温柔的美人怀了。
“吆,这是哪家的土妇犯了鸡眼病,竟躇在这里肖想别家的男人?不知是娘胎里出了问题,还是婆家的门风吹错了枕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