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不快去照看孩子。”古祥云脸色一沉,抬眼很善意的看了看站在对面的少男少女,没有再多说,便不声不响的迈向了灯笼摊,指了指一种样式非常普通的灯笼,连砍价的心思都忘了,朝摊主道:“这位老哥,给我来三只那样的福灯。”
“好叻,一只二十文,三只六十文。”摊主满脸欢喜的取了三只,接过古祥云递上的小块碎银掂了掂,估摸着有二钱重,便从口袋里摸了一串百文铜子,又数了四十个这才一同递给他。【本文设定兑换比例:一两银子是十钱=一千铜子】
一旁的美少年看着眼前的一幕微微沉了脸色,目光低敛,瞅了眼手中挑着的几盏福灯,直接抬脚朝古青青那边行去。
不料,距离他最近的丫鬟却是随手一把便将他拉住,盈盈一笑,温婉道:“这位公子且慢,我家小姐有要事与公子相商,可否移步那边。”
丫鬟春迎说着,捏住他衣袖的手指挪了挪,仿若相识多年的老友一般,径自搭上了福灯的挑杆上,欲要接到自己手中,却不曾想扯了一下,竟未抽的出来。
“在下与你家小姐素不相识,无事可商。”木书林恢复了一张面瘫脸,冷言拒绝。
同时,拿着的挑杆看似不经意的一抖,便直接抖掉了对方的纤纤玉指,实则却是暗中加了力量,生生将她的手指震的发麻,目光闪也未闪的直接离去,连摊主找回的零钱都没接,漠然的道:“赏你了。”
“谢谢公子爷。”摊主可是求之不得,道谢着赶忙收了起来,生怕对方一个反悔再住脚拿回去。
“喂,你这人怎么不识好歹,我家小姐瞧的见你那是你的福气。”丫鬟春迎扬手又是一抓,却抓了空荡荡,顿时气的鼓了腮帮子,怒目圆睁,不死心的又小跑着追了上去。
木书林听到急促的脚步声,眉梢不自觉的一挑,摆动的手臂微微一滞,以无人能够看清的速度勾了勾手指,朝身后追来的女人弹出一道气劲,若无其事的到了古青青与昌昌的不远处。
“你、啊……”丫鬟春迎还要张口唤话,却突觉身上一愣,膝盖一麻,前行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朝前扑去,惊吓的她大叫着张开双臂结结实实的亲到了地上,想要立刻爬起来,却恐慌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如面条一般无力,软绵绵的失去了她的控制。
附近的几个摊主异常八卦的瞅着地上的动静,几度张了张嘴,却没人愿意多说一句,不是他们不想帮忙,而是因为对方穿着打扮皆非普通人家,若是帮了个知恩图报的还好,反之则会因为丑行而对他们不利。
毕竟,他们基本都是常年在此地摆摊,见过的大家闺秀、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