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春迎趴在地上,如一只被扭转了腿的青蛙,恨恨的盯着前面几人的背影,嘴巴一张一合的动着,却是发不出丁点的声音,诡异的状况让她莫的感到心慌。
她扭头朝后方无助的望着,多么希望不远处的那顶流苏坠檐的华丽轿子能挪到自己的身边,也好让她家小姐知晓那公子的特别,莫因为她的失误而导致无法汇报。
看着几人的身影上了天梯,春迎更加心急,等到轿子那边发觉情况不对时,方迟迟的过来询问。
“春迎,怎么回事?”华丽轿子到了跟前,门帘微微掀开一条缝隙,传出如百灵一般婉转的嗓音。
“……”春迎张了张嘴,依旧发不出任何声音,只能朝天梯的方向瞪着眼睛。
“先抬进轿子回客栈,寻个大夫来瞧瞧。”
轿内的成玉娘见自己的贴身丫鬟似病了似的,黛眉一蹙,阴冷的瞅了眼远处的人影,吩咐其他两个随行的丫鬟搭手,载了人便直接调转方向。
天梯之上,几人徒步而行,迎着越来越暗的夜色,一阶阶的石梯被甩在身后。
然,走在最后的张氏时不时的回头观望一下,目光看的却不是刚刚踏过的台阶,而是跟随在后面的美少年。
古青青自然也知道那妖孽跟在后头,偶尔也会不经意的瞥上一眼,对于张氏这个大娘的一举一动全收入眼中,心中不由暗暗咋舌,有了丈夫的张氏竟对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发花痴,要是被那闷葫芦爹瞧见的话,不知道会是个什么表情……或许,她的娘亲会就此过上一夫一妻的日子吧……
这般想着,古青青便歪着脑袋瞅了瞅奶奶与爷爷的脸色,见他们二人板着一张黑如锅底的麻子脸,就忍不住的嘴角露出一丝坏笑,随后眼睛瞄了瞄周围,便赶紧隐去。
恰恰在这时,众人的身后忽然亮起了淡淡的光芒,正是走在最后的木书林掌起了一盏福灯,立时便照出几条黑影,很不情愿的折在台阶上。
“这位大嫂子,前面比较黑,别让石子和杂草绊倒了小公子与小姐,这盏灯笼送你照个路吧。”木书林快行了两步,紧追到了几人的跟前,将刚刚点燃的福灯递到了张氏的面前,淡淡的说着自己的好心。
“啊,这、这、多不好意呀~”张氏脸上飞起晕红,嘴上说着不好意思,那手却不受意愿控制的伸了过去,美滋滋的接住了美少年递过来的福灯。
木书林淡淡的点头,摆出来的面瘫脸看不出他真实的想法,但他目光所注视的人却越过了张氏与庄氏,很正经的落到了古青青与昌昌的身上,随手又点了一盏,若无其事的往上一凑,递到了庄氏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