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木书林的目光一直盯着二人,见昌昌要摔着,惊声提醒着直接伸手抓住了他的肩膀,身形轻飘飘的一错,便轻易的转到了两人的身旁,淹没在黑暗里的嘴角不易察觉的勾出一丝满意的笑。
“谢谢美人哥哥。”昌昌仰着小脸,刚刚的惊吓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惊喜,一松妹妹的小手,就抱上了木书林的大腿,跟只撒娇的小猫咪一般蹭啊蹭的。
“不用谢,唤我一声林哥哥就好。”木书林单手轻轻的抚了抚他的头顶,动作轻柔的像爱恋中的少男思念久别重逢的少女。
近距离的接近了二人,木书林僵硬的脸上柔和了不少,那如水的目光落在两人的身上,温和的气流将整条山路都漾满了暖流。
古青青瞧着一大一小的基6情互动,若不是见两人体型差距太大,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往歪了想。
“走吧。”木书林朝她微微一点头,伸手就抓住了她的手腕,牵着两人望向天梯,见古祥云板着黑漆漆的脸,随即抬手递上福灯,礼貌有加的道,“老爷子,前面黑,还要多劳烦您了。”
“……,不劳烦吧。”古祥云怔了怔,板着的脸微微一松,终是不太好意思的搓了搓手,接过福灯小声的回应了声,便转身继续领路。
木书林弯了弯眉眼,眉梢上挂着心头的笑,神色低敛,目光依旧停在两个孩子的身上。
看着样貌非常相近的兄妹,他心里是又喜又愁又忧,喜的是自己的师弟终于还魂了,愁的却是一个师弟变成俩了,更让他忧伤的问题还是左手边牵着的姑娘,万一这姑娘才是师父师娘心心念念的儿子,那师父和师娘得知儿子重生成了女儿,那要怎么才好呢……
一想到自己被师父丢到这偏僻得不知道是哪个鸟不拉屎的嘎拉里,木书林的心里就直抽搐,抽的是能找到大被同眠的师弟了,搐的是师弟变成了别人家的娃,万一割舍不下新家,那他该怎么将人带回远离尘世的玄云谷呢……
当然,木书林的担心也是在打听过了古家的情况后才有的,虽然他已经基本可以确定师弟变姑娘了,但他还是很希望师弟是右手边的昌昌,若实在不行,只能将俩全带回去算了。
不过,想是这么想的,他却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不仅没将师弟带回去,还把自己也给留下了。
“林哥哥,我快爬不动了。”昌昌牵着那微微发凉的大手,虽然手掌上有几个硬硬的老茧,虎口上硬的硌人,但那让人感觉心安的手心还是让人很舒服,尤其是那张让他自愧不如的俊脸,引的他多想伸出小手摸上两把过过美瘾。
木书林神色一闪,哪里去细想昌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