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庄氏与张氏这婆媳在后头的小动作,前面的木书林与古青青自然是发觉了,但却均没发表什么意见,宛若啥都没看到一般赶着路。
昏暗的灯光下,古青青瞅着影影绰绰的身影,时不时的借着打量哥哥的机会悄悄瞄两眼妖孽脸,因着成熟的心里年龄,多多少少是有些不自在,反倒是昌昌如好奇宝宝似的与这个叫“林木书”的妖孽聊的很欢畅。
天梯越爬越高,福灯里的小块羊脂蜡油燃烧后不得不再点燃新的福灯,当点上第三只福灯之后,又走了一小会儿,一行人终于看到了灵岩寺的影子。
高高的寺门上挂了两盏特别大的方形罩子灯,灯下是一间全封闭的矮房子和两扇紧闭的大门,大门上还特地抠出了一扇小侧门,延伸出的院墙穿梭在山林间,在漆黑的夜色下几乎分辨不出,更看不到圈了多大的山。
古祥云上前敲了敲矮房子的门,不多时便传来一声懒洋洋的应答:“等着。”
不过片刻功夫,房门“咯吱”一声打开,探出一个光滑的脑袋,顶着惺忪的睡眼,不太高兴的将几人扫视了一遍,见木书林衣着不凡,微微礼貌的福了福身,道:“几位施主,请随小僧这边来。”
古祥云道了声谢,便同几人随小和尚进了小门,随后又落了锁,领着几人踏上了一条小道,穿过了一片竹林,过了三道拱门,到了一片住宅区,跟另外一老者交待了几声便走了。
随后,那老僧的目光在庄氏与张氏的脸上扫了一圈,确认是熟人,便招呼着几人拐进了一条胡同,指着面前的一排屋子,道:“庄老夫人与几位就暂居这五间厢房吧,若有急事便到那边的屋子寻老僧。稍后来个人领了安神香,就早些休息吧。”
老僧说完,又看向木书林的脸,打量一遍后又看了两眼古青青,盯着她那灵动的眼睛微微笑了笑,便未再多言,直接转身回了院门处亮着光的屋子。
“谢谢了。”庄氏道了声,便朝古祥云使了使眼色,让他去领安神香。
所谓的安神香,自然是要花钱的,毕竟,哪里有白住的房子,只不过是换了个与外头客栈的住宿费不一样的称呼罢了。
一会儿,古祥云便领来了五个小香炉,分给几人后就各自进了一间屋子,古青青则是与庄氏住一起,昌昌则去了爷爷的屋子。
屋内摆设很简单,一床一蒲团,一张桌子一小捆燃香,还有桌上的一蹲古青青不知道名字的佛像。
庄氏一进屋便抽了三只燃香点上,恭恭敬敬的朝着佛像拜了又拜,拜完又拉着清清也拜了拜,这才道:“清清,你早点睡吧,都快过子时了,奶奶出去瞧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