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神类的药方倒是不少,可丹可膏可粉可气,就是缺的药材有点多;再者,这里的土地还是有点少,若是主人学的差不多了,不如试着去田地边缘的空间壁障破解一下壁障上的阵法,兴许解开了能得点什么好东西。”
灵归云淡风轻的说着,爪子一招,鼎炉里便飘一大坨浅翠色的膏状物,看上去的那模样很像新生儿后倾伤了颈腰以后拉出来的绿便便……
古青青正想着,正在忙的灵归忽然得知了她的评价,爪子猛的顿了一下,那一大坨忽然身形不稳,“噗呲”一声掉进了旁边的坛子里。
“主人,这可是上好的美颜膏,怎么到了你心里就变成屁眼里的秽物,若是被别人听了去,谁还敢买去抹脸抹身?”灵归张了张勾型的嘴,随即将坛子封号,指着这边一排四个坛子,道,“这一坛是美颜膏,祛个斑增下光滑白皙度什么的均是小意思;这一坛是大众型的止血膏,用的全是空间里的药材,药效绝非凡世药品能比;那一坛是二百粒五谷丹,果腹用的;最后那一坛是灵酒,就别带出卖了,您弄个大大缸回来,我再重新兑换一下浓度,没事时喝两口能让您加快修炼速度。”
灵酒?!
这是要让她成为酒鬼吗?
古青青抽了抽嘴角,感激这绿龟为自己着想的同时,又有那么点很无语,还不好意思让人开口反驳。
“那边的一溜坛子都是没有添加灵泉水的果子酒,尝了一口,还说的过去。”灵归看了眼她,又指了那边的七八个坛子道。
“嗯,谢谢了。”古青青微微点头,忽然感觉到有人在碰触自己的身体,便一个意念立刻回到体内,沉睡中的小脸微微颤了颤长长的睫毛,张开一条小小的缝隙,瞧见了正在摸自己手腕的白色身影。
古青青感觉到来人没什么恶意,便缓缓睁开了眼睛,抽了抽小手。她这么一动,黑暗的房屋忽然亮了起来,坐在床边的木书林正一脸面瘫的凝视着她,眼底的纠结缠来绕去。
古青青呼吸一窒,心脏某处忽然微微一抽,这样的他有一种让人心疼的气质,似个易碎的玻璃娃娃,让人心里忍不住的想要怜惜,想要呵护……
“醒了。”木书林轻轻动了动粉粉的唇,声音里的柔意几乎可以滴出水来,但那脸上却无过多的变化,静静的侧坐在哪里,并没有任何突兀的动作。
“奶奶呢?”古青青微微蹙眉,敏感的她不想往“这人有恋童癖”的方向去想,可环视一周发现屋内只有他们俩人时,心里还有些不太好的感觉。
“老夫人已经去上早香了。”木书林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的眼眸,努力压下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