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嗡”声音盘旋在她的脑海,耳朵也一片嗡鸣,扰乱的她突然头昏脑胀,只觉有些目眩,连灵龟一张一合的嘴巴都跟着变了形状。
“砰!”
随着一声闷响,古青青顿时清醒了过来,睁大眼睛看了看,这才发现她已经出了空间,正摔在地上。
她下意识的紧了眉头,心生疑惑,按说这空间已经认了自己为主人,哪有不经主人同意便将主人扔出来的道理?或者,是那府灵搞的鬼?又或者,空间这种稀奇玩意根本不是她所能掌控的?
这一刻,她对空间的信赖倏然大减,万一哪天自己依赖过度,会不会变成了空间的傀儡?!
古青青心头警铃大作,觉得手腕上的这东西不能再用了!但是,就这么平白无故的扔掉,是不是太可惜了?是不是?
“妹妹,妹妹,起床了。”昌昌的声音夹杂着“咚咚”的敲门声,在她的犹豫间打断了她的思绪。
“还是先留着吧……”古青青抬起手腕看了眼,压下心头事,转身去开门。
“妹妹,走啦,吃饭去。”昌昌的见门打开,也没进屋,拉过她的小手就朝外走,倒是他身后的爷爷和蔼的朝她点来点头,示意确实是要吃饭了。
晨雾蒙蒙,山间的雾气比村子里的要大了很多,凉意更甚,而且异常潮湿,但却胜在清新,比现代的空气不知好了多少倍,吸进肺里也不会让人产生一种沉甸甸的下坠感。
一行人离开东院,绕到了寺庙前头,古青青朝山下的方向扫了眼,远处那细如发丝的天梯如飘带一样微微动着,细瞧方知那是往这边赶的脑袋,看着寺庙的人烟,她微微有些吃惊,今天又不是什么节日,来寺庙的人竟然这么多,简直比旅游胜地还要繁忙。
“来这里人可真多。”古青青小声的嘀咕了一句,抓紧了昌昌的小手,又攥了攥张氏的手指,担心被那些心急的人把他们给冲散了。
“是呢,你们俩要小心些,别乱跑,咱们一会儿就到你奶奶那边了。”古祥云低头看了看,叮嘱了声,牵着昌昌跟在几个人后面转向了另一条小岔路。
“妹妹,你是不知道这寺庙有多灵验,奶奶可是说过,这里上个香求什么得什么。就拿你来说吧,以前那会儿傻兮兮的,奶奶和娘来的次数多了,不是也变的会说话、会穿衣吃饭了,还变的跟我差不多聪明了,虽然有时候你知道的没我多,怎么说也比以前傻到吃屎的时候强多了。”
昌昌歪着小脸,满眼幸福的朝她笑的异常开心,但那话却是不怎么好听,还有些顿顿啃啃的,一边夸了灵岩寺的好,一边嫉妒自恋的夸着自己。
“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