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氏微微点头算是应下,等丈夫与儿媳跟上来,又一家子去了另一处庙堂,脚还没踏进去就让人觉得阴风阵阵,此处正是寺中停放牌位的位置。
古青青跟着进了大殿,殿内倒是明亮的很,各种供品摆了不少,但却没有竖立的牌位多,看着那一块块牌位上复杂的文字,感觉像是直接摆放了一具具微型白骨在那里。
上过香之后,庄氏才挎着篮子,牵着她随另一个小和尚去寻主持,三人弯弯绕绕的到了会客堂,在小和尚禀报之后才见了胡子花白的老和尚。
“原来是庄施主,阿弥陀佛。”老和尚自然对这家人熟悉,但依旧如曾经那般客气,做了请坐的手势,目光却未曾离开古青青,在打量了一会儿后,才淡淡的恭维道,“恭喜庄施主了,想必是特来还愿的吧。”
还愿么,自然是少不了善款的,过来的时候,庄氏便让青青取出了所有的银票,掏的她满心纠痛,现在又让她亲眼看着还没来得及捂热的五百两银票被奶奶亲手送到别人手上,她真恨不得将眼前的和尚剁成肉泥。
“这还是要多感谢灵岩寺了。”庄氏微笑着点头,颤抖着手将三百两的银票递上去,“不瞒法空方丈,老妇人我家贫,托了孙女的福气,刚赚得些钱财,虽然仅有三百两,却是诚心一片。”
“小施主是个福缘深厚之人,佛祖自然是保佑有加。”法空半眯着眼睛笑看着古青青,并未与庄氏推辞,却也没表现的很热衷,但银两是维持寺庙不可或缺的东西,自然是全部收下,并示意旁边的弟子做了登记。
古青青淡淡的笑了笑,心里的纠痛少了一大半,原来奶奶还没善良到将银子全送人的地步,但一下送出三百两银子,若是搁现代的农村,怎么也有上百万块人民币了吧,能不心痛么?
“多谢主持的祝福了。”庄氏福了福身,摸了把古青青的后脑勺,将人往跟前一揽,示意她有事赶紧说。
“主持爷爷您好,小女青青非常感谢佛祖赐福。”古青青同样礼貌的福了福身,有板有眼的动作萌的法空主持眉开眼笑嘴角翘,看着她是打心眼里感觉舒服。
古青青顿了顿,细瞧着和尚的神情,想了想,觉得谈生意这事还得自己先开口,虽然她先开口会让对方掌握主动权,但总比一言不发争取不到机会强。
“主持爷爷,能否拿一条大布袋来,我这里有份特殊的感谢礼物哦。”古青青说着,转身将篮子提了过来,掀了掀篮子上的遮篮布,伸手一摸,从空间抓出一把油菜籽,呈到主持老和尚的跟前,“这是云薹种子,可以用来榨出很多菜籽油,比马豆榨出来的油香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