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姑娘好手法,还请随老衲到偏厅一叙。”法空住持暗暗点头,算是认同了法海师兄临去前的判定,或许与她交好,真能免去灵岩寺未来的一大劫难。只可惜,此人年龄尚小,又是个女子,若是个男子,留在寺中岂不是更好……
古青青心里微微一怔,点点头,挎着篮子跟在住持身后进了后方的门口,到了一处略小的客室,看着住持掩好门,平静的心忽然有些紧张。
“青青姑娘有事直言便可,无需多礼。”法空住持示意她有话坐下说,俨然没有那些客套的俗礼,就连称呼也不是小施主。
听闻此话,古青青下意识的就盯向了老和尚的眼睛,对方的过于直接让她觉得一切都在别人的掌控中,缺失很多的安全感。
“青青姑娘莫心惊,老衲也仅是受法海师兄所托行事,对小施主照顾一二。如今见青青姑娘身体无恙,想必是另有所求吧。”法空住持见她眼底的疑惑,便开门见山的直言。
话已经说到这个地步,古青青再不接话那就太不知领情了,虽然她不清楚法海老和尚为什么会对自己照顾,但事情终是向着有利于自己的一面发展,又何乐而不为呢?
古青青心里高兴,便将自己的来意和盘托出,至于成不成,那就看对方收费高低了。
“不瞒青青姑娘说,这生产燃香自然是要挂灵岩寺的名号,这合作也自然是要按寺内的标准来。至于青青姑娘你所说的代理费用,看在法海师兄的份上,一切就免了,老衲稍后安排一下,将授权文书抄印一份与你,再让寺中制香的弟子随你回去,如何?”
法空住持答应的异常爽快,让古青青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对方怎么会条件也不提便点头应了呢?这应该算是好事吧?
古青青稍稍犹豫,点了点头,貌似是自己主动来谈生意的,咋好搞的这么被动呢?
住持看着懵懂的样子,先前还觉得这孩子像个大人,怎么这会儿又跟傻了似的,莫不是师兄搞错了,她根本不是转世来的天人?他在心里微微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的疑惑,却未将疑惑完全抹除。
古青青回到客堂,同庄氏坐在一起喝着茶水等候,不多时便见住持拿了文书回来,并领了一个年龄偏小的和尚,客套了几句,将两人送走就继续去忙了。
“清清,你跟住持要制香文书干嘛?咱们又不做不出来。”庄氏悄悄斜眼扫了下跟在身后的慧明小和尚,实在没好意思说三支燃香两文钱,这东西做出来不好卖,哪有在家里串嘎拉皮的链子赚钱多啊。
“没事,有慧明小师傅做指导,肯定能做成的,即使咱们家做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