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子里两人正说着,听的庄氏心头蹭蹭冒火,这沾亲带故的两家人,那刘氏怎么就编排起一个小辈了,这样刻意败坏孩子的名声,她又能得到什么好处?真是恨不得放把火将那一家子烧个干净!
对于张渔夫家的小子,庄氏本还觉得他老实靠谱的善心人,如今这么一回想,曾经的好感反倒变了味,即使自己的女儿跟张大勇之间没什么事,也让人心里不嫌恶起来,闹的庄氏一下午病恹恹的。
傍晚的时候,一辆马车进了村子,还特地停到古祥云家的大门口,噗通噗通从车上跳下来三男两女一和尚,再次引来村民的好奇围观。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木书林和灵岩寺随来的那个和尚,至于年轻的马夫则与另一个中年的男子站在一起,同来的粗布麻衣妇人牵着个十一二的小姑娘,唯唯诺诺的跟在木书林与和尚的身后,默默的站着。
“林哥哥,是你来了。”
本来在大街上玩耍的昌昌也好奇的跟着马车到了自家门口,这才发现从车上下来的人竟是他念叨了一路的林哥哥。
“长生……”木书林循着声音的方向看去,浅浅一笑回应了一声。他这么一笑,便似那洒落的夕阳,几乎是一瞬间,围观的女人们便满脸妖娆的c红。
昌昌看着让人沉沦的笑容,顿时激动不已的扑了上去:“林哥哥,还以为你把我忘记了呢,走的时候也不跟我们说一声,真没想到你还能来找我玩。”
“没有呢,只是临时出了点状况。”木书林浅笑着解释,很亲近的揉着他的头发,几下就给挠成了乱糟糟的鸟窝状,“你这是去哪玩了?我还以为你会在家里呢。”
“在那边跟别人玩,我瞧着你的马车进了村子,便追过来了,走吧,快到我家里来玩吧。”昌昌说着,还将玩具鱼让他看了眼,拉着他的手就朝院院子里走。
“是林公子来了,快进屋吧。”张氏听着马车声,便出来瞧瞧,发现是熟人,连忙上前热情的招呼。
木书林礼貌的点点头,却没有多说别的,既没有失了礼道,又保持了与女人该有的距离,示意身后的人先进院子里等着。
“林公子,你这是?”古祥云从屋内赶出来,看了看林公子和慧明小和尚,又奇怪的看了眼后面的一行人,心里正犯嘀咕,这林公子来自家会有啥事?这天都快黑了,若是你们没有住处,都住在我家里,哪有那么多的房间啊……
这一刻,古祥云还真是要允了孙女的央求,觉得加盖几间房屋是迫在眉睫了。
“古伯伯,你好。小生来的是不是有些唐突了?希望没有打扰您。对了,里长家在哪里?”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