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若远黛,眼若桃花,浅浅的凤眸微眯,眼底隐隐闪出黑曜石般灼灼光芒,盯的古青青怀疑这货是不是哪根筋抽风,笑里藏刀的模样,似乎又在准备什么整人的阴险法子。
无怪乎她往歪了想,主要是上次夜里的事难以让人忘怀,多少给她留了些后遗症。虽然她现在不用担心进空间被人捡了木镯,但那日的恐慌还是让她对他产生了难以亲近的芥蒂,却又莫名的在心里多了一丝不可察觉的信任。
“行啊。”古青青漫不经心的一笑,墨黑色发丝随风飘飞,徒添一种飘逸的仙气。
木书林眼中闪过一丝诧异,这丫头明明心里在惧怕自己,竟然还答应的这么爽利,真不知道她是没心没肺没长脑子,还是胆肥肠宽太过于天真。
这一刻,他的心中忽然一滞,涌上一股酸涩,真希望自己眼花看到的是小师弟,也好揽进自己的羽翼下好好呵护着。
“那走吧,可要跟紧了。”木书林收回心思,转身朝没有门的门口而去,那一袭翩然华丽的白衣软袍随风翻卷着衣角,沉稳的步子却带着一种特别的飘逸感。
古青青看看他的背影,紧紧跟上,只是,就在临近门口的时候,忽然感觉他的身形侧了侧,就连脚下的道路也跟着弯曲起来。
然,她发现通向门口的路明明是直的,却硬是被他走成了曲曲折折的弯路,便疑惑的停了下来,一脸纠结的看着他进了院墙内,直到他
此时,古青青将他走过的脚印在脑中一理,顿时双眼晶亮,没想到木书林竟是个懂的阵法的奇人,刚刚所走的路线正是通过七七回旋阵的阵路,每一脚所踩的位置皆是空门,根本不会让自己陷进鬼打墙的状态。
古青青是想明白了,可是,瞧着对面那人一脸漠然的回头望着她,她不知道真的顺利走进去后,他又将会怎么看自己呢?
“林哥哥,你刚才走路为什么扭腰摆臀的那么奇怪?”古青青望着他装傻充愣,“是不是因为你的房子真跟婶子们说的似的,里面有鬼呢?”
被她这么一直言,木书林面上不可察觉一僵,心里多了一丝失落,随即又踩着奇怪的步调走了出来,站到她的面前,和煦道:“哥哥在路上设了陷阱,我带你过去,你可要记好怎么个走法,日后来玩莫要走错了。”
木书林说完,便牵了她的小手,踏出了第一步:“看好我的脚印,好好记在脑中,你哥哥可是一遍就记住了。”
“哦。”古青青淡淡了应了声,没想到自己忙着空间里的事,竟然没太注意到哥哥与他走的这么近。
她抬脚紧跟他的步伐前行,短短的一条路在迈完四十九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