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书林一出门,身形连忙一晃,若不是他机敏,差不多就要撞到迎面而来的人身上了。
“是、是林公子啊,没碰着您吧?俺、是来送点东西。”张大勇憨憨的笑了笑,看着那张让女人着迷,让男人羡慕的俊脸,心底泛出一丝严重的自卑味。
“没事,你忙。”木书林粗略的打量他一遍,瞧着他双手提着的七、八条大鱼,淡淡的回了句,就走了。
张大勇再回头,碰上的却是庄氏与古祥云不太和善的目光,还有刚蹿出来,站在后面的古勤勤,一时间更是不好意思起来,僵了一会儿,才道:“古叔,庄婶,我、听闻家中今日设宴,这也没别的东西送你们,我爹让我提了今早刚篓的鱼送几条过来,兴许桌上能用的着。”
庄氏与古祥云心里还记着外头的谣言呢,肚子里对张大勇的意见可不少,此时见他又来送鱼,实在是不想去接,哪怕这次送来的鱼比从前大了数倍,他们俩依旧挡在大门口,没有让人进屋客套话的意思。
古勤勤本就是个直性子的,这站在后面看着父母给人家脸色,心里顿时就看不过去了,绷着脸绕到前头:“爹,娘,张家来给咱送的东西烧炕,你们好歹接一下,人家家里还有别的事要忙呢。”
说着,她就接过了张大勇手里用草绳吊着的大鱼,软了声音道:“张大哥,谢谢你了,真是让张伯伯费心了,我家这吃饭的点还早,你与张伯伯记得午时饭点过来就好,可别让我多跑一趟腿了。”
古勤勤的话一出口,显然是向着张大勇的,庄氏两口子再耳聋也听出事来了,这女儿明显是胳膊肘往外拐,恐怕自己去灵岩寺的那几天,这两个小的真发生了什么龌蹉事,要不然的话怎么会让刘婆子编排的那么真实。
不过,这可是他们俩猜错了,古勤勤只不过与张大勇多见了几面而已,并没有谣言那般不耻。
“我晓得了。”张大勇依旧是傻憨憨的模样,笑着朝两老客气的道了别就急匆匆的走了。
“勤勤,把门关了。”庄氏板着一张脸,冷冷的道。
虽然前几天她已经跟儿子和云氏打听过,但得知的真相与谣言大相径庭,而今日看到女儿与张大勇两人的互动,庄氏又犯起了嘀咕,若不是看在今日是宴请的事上,庄氏真想好好审问女儿一番。
当然,今天是个喜庆的日子,也是消除谣言的好机会,哪怕村里人最近谈论的多是林公子的宅院,冲淡了刘婆子编排出的谣言,这不代表她庄氏把这事给忘记了。
而且,依照刘婆子婆媳俩的性子,想来今日的饭桌上少不了她们俩,老娘岂会让你们吃舒坦了。

Copyright © 2022 3k小说网网站标签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