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菜一上桌,有些人就迫不及待的开吃了,毕竟,这些菜看上去不仅油水足,而且里面还有肉丝,那可是一年都吃不上几回的东西。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院子里的男桌还算好,新屋子里的女人桌就乱了,尤其是那些小孩,直接下了两双半的筷子,脏兮兮的手就塞进了嘴里,吃完一样还非常节省油水的舔干净。
不过,女人这边的几桌的饭菜相对要少些,主要是范少爷突然驾到,真要把人晾着不给饭吃,那就太说不过去了,本来就够丢面子的了,再把人家给饿着,估计能谈成的生意也会黄了。
“范公子,这都是些地道的农家菜,你们先将就着用餐些,咱们边吃边说。”古青青道。
范少爷看了眼,虽然端上来的菜卖相不怎么好,但是,这散发出来的味道蛮不错,加之赶了好长时间的路,也就没有推辞,敷衍性的吃了几口。
这一吃倒觉得不错,几人便多吃了几口,连他们都是没料到会将盘子吃出了底。
饭毕,古青青将爷爷拆开的零件取了过来,手影重重的重新组装好,递给几人查看。
“清清姑娘做的东西果真是有些复杂,不管你每月做出多少,范氏的饰品铺均以摇摆鱼的对外销售价收购,这样可好?”
本来范才胜只想买了图纸自家安排生产,可在看过内部构造后,他觉得这东西的产量似乎并不高,即使古青青他们不是半月才出一个,那一月也出不来多少,收购来全当多送个人情了。
再说了,全国那么大,范家的铺子又不少,古青青家里出来的这点量根本就不够看,虽是以卖出的价格收,但却可以拿到别的地方提高价格,亏也亏不了。
更重要的是,他要显摆一下范氏家族的财力和能力,这样才会更让人放心吧,若不然,又怎么承若对他们的庇护。
听到范公子的话,古青青不由的一愣,细细一想便猜到了他这个心思,然而她自然不会表露出来,然后顺着他的意思道:“那就多谢范公子了。”
看到古青青宠辱不惊的样子,这个范公子觉得自己少赚点也要将她绑在范氏家族里,便取了纸笔,拟了份抽成的合同,古青青有模有样的看了一遍,没什么大的问题便爽快的签了字。
范才胜看着秀气的小字,眼光闪了闪,有点不太相信自己调查出来的结果,好想问问她的本家是哪里却又不得不忍住。毕竟,他所打听出来的信息可疑的人只有云氏一个,或许她真是云氏教导的好,拐弯抹角的问了也没多大的用,反而给双方添些不信任,倒不如不问。
古青青看着他将合同与图纸收好,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