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只大水缸里的水很快就泼上了屋顶,可是,房顶上的火不但没有被熄灭,反而烧的更旺了,并且,因为泼水的原因,就连墙皮和窗棂、木门也都跟着燃了起来,眼看着就要把屋子里的东西也烧起来。
若说屋顶是麦根草搭的,燃的快也就罢了,可这墙皮上不过是掺了些麦芒,至于烧的那么激烈吗?
“他爹,快回屋把银匣子拿出来。”庄氏一看情况不妙,连忙催促身边的丈夫回去从火口里抢东西,她觉得怎么也得把屋子里的东西给抢出来一些,尤其是放在衣柜里的银子,若是被烧毁了,那就没钱再盖新的了。
于是,古祥云二话不说就冲进了火中,紧接着古家和也冲进了另一间屋子,想要将新买的粮食给抢救出来。
“轰隆!”
云氏所住的屋子率先烧塌,火光四溅,古青青脸色惨白的看了眼已经跑出来救火的云氏,心里一阵发虚,若不是她急于救火泼了灵泉水,或许最先烧塌的就不会是云氏的屋子。
“快走!”古勤勤见她呆呆的站着,胳膊一抄就拦腰横夹在了腰间,另一只手还拽着受惊的牛犊子,那边的鸡也跳出了栏,拍打着翅膀跃到了南屋顶上,然后去向不明。
张氏提着水桶就跑去了河边,若是再没水,火势一旦蔓延到柴房,恐怕连新盖的南屋也难以保住。
“轰隆!”“轰隆!”
紧挨着云氏的那两间屋子也踏了,一间屋内是新买的粮食,另一间屋子是堂屋。
房梁塌的一瞬间,古家和便扛着一袋粮食迈出了门槛,幸运的躲过了砸下来的一根木棍,这边的古祥云也抱了一个东西出来,往庄氏的怀中的一塞:“拿好了,我再去抢袋粮食。”
“别去,塌了。”庄氏连忙一把拽住他,“和儿刚弄出来一袋,你快弄水灭火吧,莫烧到柴房去。”
此时,不仅是古家的人在忙着救火,村里其他人家也都吵吵囔囔的起来了,无一不是提着水桶忙救火,当然,他们救的是制作燃香草棚的大火。
草棚那边除了草就是木头,比这边更容易着火,而且灭火更不容易,不过短短的一会儿功夫,整个草棚那边就火蛇飞舞,映照了半边天,红彤彤的如日出一般。
村外,通往镇子的小路上,此时正停着马大哈的马车,十几个人聚在一起,幸灾乐祸的望着村里的两处火光。
“老爷,他们那制香的场地这次是很难保住了,要想接着干,就得拿出钱来买新的材料,若是他们还建个草棚子,咱们还可以再看一次热闹。”
马大哈身边的一个小斯讨好的说着,“老爷,小的估计他们再建厂房说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