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上,马宅。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宅内仆人愁眉苦脸,正来来去去的忙着,时不时的从一间屋内端出一盆变色的水来,而屋内正有三个大夫守着,低声讨论着办法。
床边,马大哈肥胖的身体趴在大床上,身旁燃烧着数个熏香炉,身下垫着老高的真丝棉被,弓的整个人像被掰折了蛆虫,屁股的位置正随着他的哼哼唧唧往外流出一些红红黄黄的的东西,屋子里也充斥着一股血腥味,夹杂了变质的屎尿味。
“嗯嗯哼哼,你们仨倒是快点,这都来好一会儿了,怎么连块石头都弄不出来?吃白饭的啊~?”马大哈骂骂咧咧的咒怨着,越说话就感觉屁眼越痛,好似那白衣鬼打进他屁眼里的石子在往肠子里钻一般,捅的肝肺都要碎了。
“大老爷,那石头钻的很深了,哪里能是硬取的,搞不好、”
那瘦巴巴的大夫还没说完,马大哈就打断了他的话:“再深也得给我取出来,别在这磨磨蹭蹭的耗着,这血一直都在流呢。”
闻言,三个大夫立刻上前,其中一人拿了药粉流往上撒,马大哈身边的老仆人依旧在用细棉布擦着渗漏到那玩意上的红白之物,憋住的恶心让仆人腮帮子鼓的像癞蛤蟆。
“大老爷,要不我们先给您开上一副通痢药,说不定那石子会自行排除,要么您就尽快去临水城,听说城内有位年轻的逄大夫善于用刀,说不定很容易就能取出来。”
一个大夫小心提议着,看了另两人,实在不是他们不尽全力,而是这位爷太难伺候,我们能想到的法子还得仔细给你解说,效果慢的保守法子您还不愿意用,再拖下去,让你丫的长肉里出不来才好呢…
那大夫嫌恶的瞥了眼伤处,要不是看在银子多的份上,他才不愿意多瞧一眼黑毛繁盛的排泄口呢。
“那石头都卡肉里,能拉出来?”马大哈还是满心质疑,想想自己又没别的法,也只有忍痛试上一回了,“算了,快开药吧,本老爷受不了了,若是医不好,看我不乱棍敲死你们。”
三个大夫得令,互相对望一眼,便由瘦大夫执笔写了方子,又传给二位瞧了一遍,这才交给一个仆人去抓药,他们更是手脚麻利的收拾医药箱快速离开了。
“来人,马上去通知看管家,镇子上所有马家铺子再提价两成,看我不饿死他们些狗日的。哼哼哼哼…”马大哈见外人一走,立刻发疯似的叫唤起来。
约半个时辰后,服过泄药的马大哈有三个青壮仆人抬着,悬在便盆上,“呲啦啦”的声音不断,鬼哭狼嚎的叫声更是此起彼伏,惊天震地的叫喊声从马家大院扩散,几乎是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