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氏有些魂不守舍的忙碌着,心里却在盘算着别的事情。
这几天天气更加阴沉了,还刮起了北风,眼瞅着一天比一天冷,冬天马上就快要来了,要忙的不仅仅是房子,还要尽快在下雪前把过冬的东西都置备齐了,以免大雪封山时想去镇上就难了。
庄氏无奈的望望天空,如今距离过年也就俩月的功夫了,就是紧着时间盖房子,恐怕也赶不及了,倒不如让丈夫先辞了泥瓦匠,拖到明年开春再盖了。
只是,今年的口粮忽然涨价,不知道明年开春的粮食会贵到什么程度,总不能大过年的饿肚子吧……不说别的,白面豆面是要买些的,油盐酱醋也都要再买一些,这要一直熬到开春,天气才会变暖;而家里刚买的棉花也给烧了,布匹也毁的不成样子了,大人的衣服也没剩几件,这些都要重新做……
一样样算下来,可是要花不少钱呢,庄氏不由叹了一口气,无论怎么省钱总是觉得家里那点银子都有些不够用。
“娘,冬衣的棉花和布我都搬去清清那屋了。这粮食的事……要不,我今晚进趟城去探探情况。”古家和来到庄氏身旁,犹豫了好久才说出口。
“嗯。”庄氏点头应下,“去你三爷家打听打听,说不定他们家会改注意,不建新房子了呢,怎么说冬天盖起来容易冻酥了,住不长久。”
“我回来的时候听人说他们正在商议草棚子的事,让每家凑二两银子出来,要多请些人起个瓦房,免的过年时候再让人钻了空子,会过不安生。”古家和靠在门框上,寻思着里长改注意的可能性不大,尤其是前两天刚发了工钱,正是回头跟乡亲们集资的好机会。
“二两银子?那么多?”庄氏一惊,这干活的都出二两银子,那这拿一成抽成的自己家不是更得多出?
“嗯,是不少,就是前几天发出去的那点吧。”古家和点点头,觉得并无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唉……”庄氏无言的叹了一声,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了,虽然前几天他们家也得了一成分利,可是今天都被花掉了,再往外掏银子,就跟从身上割肉似的,却也又不能不掏。唯一能让人承受的,恐怕就是只收刚发到手的那个数吧。
“奶奶,你别心痛钱了,该花的时候就花,该买的东西就买,过几天让爹再打个新工具,咱们就有进项了。”古青青将狼尾塞进闷葫芦爹的手中,还特地多看了他一眼,又一次发现闷葫芦爹竟然能说这么多话。
“爹,把这些个毛拔了做成毛笔吧,以后就省下买笔的钱了。”古青青嘻嘻一笑,又道,“我出去一趟,就不在家里吃饭了,不用等了。”

Copyright © 2022 3k小说网网站标签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