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看着古青青离去的背影,木书林只觉心中一阵刺痛,曾经开心快乐,无忧无虑的小师弟变成如今这幅模样,想到当初大师兄执迷不悟的与小师弟争夺谷主之位,全然不顾兄弟血脉之情,狠心对小师弟下此毒手,就让他满心全是痛……
直到如今,木书林心中的最深处还是非常认定古青青就是转世后的小师弟,未曾深究其中的芯子是否被换过,就好似网络的另一头早已换了人,这边还以为那里始终都是最初的那一个。
“青青……”
木书林轻声唤了句,却又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他知道自己上次太鲁莽了,未经她同意就取了心头血为她解了木镯上的一道封印。
这虽是为对她有好处,可他却想不明白秘法是在哪一步出了问题,自己竟依旧无法与她心意相通,也无法出入她身上的意识空间,这让他懊恼不已。
看着她关上门,再看看手中的图稿,木书林最终没有再说,看着昌昌道:“我要出趟远门,这几天别一个人偷偷溜进山里,喏,你先把这份图纸送回家,马上回来。”
木书林说完将图纸放到了一旁的桌上压好,转身便揣着另一份出了门,直奔临水城。
古河崖村距离临水城近上百里路,这对于牛车来说要赶一夜,但对于武力值非常高的木书林来说根本不值一提,几乎是从出发到进城,他也仅用了一个时辰左右。【时速60+是不是太夸张了?!】
进了外城,木书林依然白衣翩翩,气定神闲、步伐优雅的朝着城内的王家铁匠铺而去,准备先将古青青需要的东西定制上,再去解决马家的问题。
“掌柜的,这图上的东西照着最后的单子数量打,做两份。”木书林将一部分图纸往柜台上一放,同时放在图纸上的还有一锭十两的银元宝,傲娇的扬着脑袋,“这是定金,材料跟上次一样,还是全用百炼精钢来做。”
“林公子尽管放心,质量上绝对不会有什么问题。”掌柜的笑眯眯的应下,抽了图纸,细细的看了一遍。
虽然他不知道这些东西是用来做什么的,可看着图纸上详细的数据,还有后面一大串的数量,对这一大笔业务更是喜上眉梢。
“那就好。”木书林板着没有多余表情的纸画脸,微微点头道。“三日后来取货,可能完成?”
“老夫会催促他们干快点,尽量不耽误您使用。”掌柜的神色一垮,看起来有些为难。
木书林微微点头,没再多说,随后又去了另外两家铁匠铺,分开定制了其他几种零部件。虽然这样有些麻烦,但总比被一家铺子知晓全部零件要好,他觉得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