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棒与红枣的对策下,烈阳帮的四个当家人几乎是毫无抵抗力的就有了依附的想法,在一阵小声的嘀咕后,烈阳帮传出了总召集令“烈日焚天”。
这道令符非但是惟有帮主有权力出,意味着烈阳帮刻下正面临着某项生死抉择的重要关头,这道总召集令自烈阳帮创帮以来,还是首次发出,即使是曾经被官府打击围剿至接近覆灭也没有发出过。召集令一处,烈阳帮的帮众陆续从四面八方的集中起来,迅往总舱这边赶过来。
两日后,随着夜幕的降临,烈阳帮的人手也都基本到齐。
一袭白衣翩翩,优雅如云的站在大堂里,似悬于空中的天眼,静静地观望着烈阳帮所有人的到来。烈阳帮帮主风行烈则表情异常严肃地坐在一侧,他只感觉这新帮主的态度和神态都充满了睥睨天下的霸气!还有,掌控欲!宛若神祗一般,简直要让人跪舔了。
或许,这是烈阳帮命运的一大转折吧!
眼看烈阳帮的四大堂主和八位舵主都已陆续到齐,风行烈站起身来,阴沉着脸拍了几下手掌,人群顿时静了下来,人人目光看向他,等待他说话。
“今日本座出总召集令,召集众家兄弟前来,乃是有一件大事要宣布!”风行烈冷厉的眼神缓缓扫过每一个人的脸,“从今日起,我们烈阳帮迎来了我们的帮主。也是我们烈阳帮踏出统一临水城黑道的第一步!也将继续扩向其他城镇,成为全国第一黑道!”
“这位是林木书兄弟,木哈斯齐城林氏家族未来族长,从今天开始,林兄弟就成为我们烈阳帮的新帮主,至于本座退居为第一护法。”风行烈宣布完毕,又在心里回想了一下木哈斯齐城是个什么鬼地方,貌似他还是第一次知道有这般古怪的城市名字,简直就跟这新帮主一样的古怪和神秘。
这句话一出,下面顿时鸦雀无声。
静静地等了一会,见下面无人应声,风行烈缓缓开口道:“未知众位兄弟可有什存不同的意见?”
在他说话的时候,木书林依然负手背向而立,眼睛凝注在面前香案上的一排灵位:这些人,都是烈阳帮当初创帮立派之人,如今,他们都已经变作了毫无生机的灵牌。
“我有意见!”
一个彪形大汉越众而出:“不知大哥为何作此决定?那什么木哈斯齐城我等根本连听说都未曾听说过,这姓林的恐怕是来历不明,若真什么林氏族长,又怎么可能瞧得上咱们这小小帮派?说句不好听的,咱们一帮兄弟给他一个帮中客卿都觉得他那身子骨不中用,又何必非要进行如此郑重其事的交接权力?抢夺帮主之位?!……”
这番